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傅川傅子琛的小說名字 第8章(2)_芙楓小說
◈ 第8章

第8章(2)

一個不正經的本子畫師。

「能告訴我你是如何構思畫框的嗎?」

沈疏棠勺了一口聖代,甜在心裏,眸中泛光。

很意外……

除了傅川,竟然還有能創作出如此富含生命力作品的新人畫師。

沈疏棠的家庭出身讓她對於藝術的品鑒極為挑剔,要是不符合沈疏棠的品味,一律pass。

沈疏棠筆名下有幾本書已經賣了版權,唯獨漫畫版權沒有賣。

因為對方找不到符合沈疏棠定位的畫師。

沈疏棠對創作的每一本小說都傾盡心力,查資料,男女主乃至於一個配角的人設,沈疏棠都寫了洋洋洒洒幾千字,從出生,設定,背景,轉折點……

每一本小說就像是沈疏棠灌入心血的孩子,不能說賣了版權就不管不顧了,沈疏棠要的就是符合她心意,最好的畫師!

一個不正經的本子畫師很快就回復了。

兩個人聊的很起勁。

傅川絲毫不介意跟金主分享創作思路。

在傅川的眼裡,有人欣賞,喜歡自己的作品,是一件無比喜悅的事情。

就算思路分享出去,曝光了,沒有傅川的天賦跟努力,也是空談。

每一名畫師都有創作習慣跟怪癖,強行模仿他人的作品,只能模仿到樣,根本模仿不到神。

更何況傅川現在只是個新人畫師,哪裡有人會去抄襲傅川的作品呢?

曝光量都沒有,看都看不到。

沒想到金主的品味跟傅川相合,兩個人在畫畫這件事聊的越發起勁。

沈疏棠坐在傅川背後,兩個人隔着沙發,絲毫沒有察覺到彼此就是網絡對面的那個人。

傅川發現手機快沒電了。

跟金主說了一聲要坐公交車回家,起身離開。

昨夜雨疏風驟:「路上小心。」

不知不覺跟一個不正經的本子畫師聊了那麼多……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沈疏棠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弧度。

想起了今天傅川給的小說建議。

靈感猶如源泉爆發,噴涌不斷。

沈疏棠趕緊從書包拿出小本本記錄下來……

等傅川趕回傅家,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出乎預料,家裡一個人都沒有。

管家剛好撞上傅川,驚訝地開口:「傅川少爺,子琛少爺突然暈倒被送到醫院去了,您怎麼那麼快回來了?」

「她們沒叫我。」

傅川面無表情地開口。

原來傅子琛出事了。

傅子琛得的絕症以目前的醫學無藥可救,生命只剩下短短十幾年,還需要細心呵護才能夠保住性命,稍微有點不慎就會像今天這樣緊急送到醫院,要不是有傅家估計早就去世了。

要是上輩子,即便被傅家人無視,傅川騎着單車都要趕到醫院去看傅子琛。

只是……

跟傅川無關了。

有傅家人關心,還要傅川做什麼?去了反而挨罵,遭冷眼。

「即便傅子琛重生一世,得到再多,最重要的生命都無法保存……」

算是因果報應吧。

傅川默默上樓,回到房間,開始構思金主給的任務。

管家只能夠輕輕嘆了口氣兒。

傅川在傅家受的委屈,管家一直看在眼裡。

也不理解為什麼傅家人對好不容易找回來的親生兒子如此冷漠。

即便傅子琛的遭遇確實讓人同情,但偏愛一個,冷漠另外一個……不符合常理啊!傅川才是她們血脈相連的親生家人!從小被拐走,傅川的日子過得很慘,不應該加倍彌補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