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嫁給你等於守活寡?是我夢中的生活 第10章_芙楓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雖然兩人真正接觸沒多長時間,但凌予姝還是想顧灼辰了。

她把這定義為,合作夥伴的牽掛。

凌予姝沒有等到顧灼辰回來,高考在即。

她一個準備文具,一個準備吃的,還在學校旁邊的招待所提前訂了個房間。

中午的時間,凌予姝不打算回去,就在招待所休息。

凌家那邊,凌永明在部隊,凌父之前想把予姝的戶口遷到鄉下,這才發現她的戶口已經從凌家獨立了出來。

知道是顧家老爺子做的,凌父也不敢再有小動作。

凌雪梅要高考了,凌家人都卯着勁,想她考出個好成績,給家裡增光。

之所以那麼有信心,是凌雪梅成績的確比之前的凌予姝好。

而凌予姝在學校里的進步,凌雪梅就算是知道,也不想告訴凌家人。

考試前,凌予姝在學校門口遇到了凌父凌母,他們是送凌雪梅過來的。

凌雪梅在門口張望,似乎在等人。

看到凌予姝的時候跑了過來,「姐姐,我總算等到你了,這是我給你買的冰汽水,天這麼熱,你喝一瓶再進去。」

凌雪梅也是昨天臨時才想到借口,好在天氣是真的熱。

她覺得凌予姝身體抱恙,只要一門課出偏差,她就機會考過她。

凌雪梅上輩子也是有參加高考的,不過是從鄉下那邊考上來的,考了省城那邊的師範院校,也算是不錯的。

雖然她重生了,但考卷不一樣,她沒信心考好。

加上許多知識點早都忘了,重拾起來,也是費了不少精力的。

凌予姝不想接,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她說道:「我看你滿頭大汗,這冷飲還是你自己喝吧!」

兩人現在的樣子,凌予姝只有鼻尖微出汗,凌雪梅額頭的汗都要滴下來了。

「予姝,你怎麼說話的,雪梅也是好意。」在凌母眼中,她女兒受不得委屈。

其實就她與凌父那無條件寵女兒的樣子,好孩子也會讓她們帶歪的。

原主無主見,耳根子軟,嬌氣,全是慣出來的。

「她給,我就要,憑什麼?憑她臉大?」

凌予姝察覺出凌母的怨氣,她想呵呵,她轉身就往學校里走。

凌雪梅不甘心,「姐姐……」

凌父這時沉下了臉,「行了,她不喝,你就自己喝。」

他這話說完,就看到凌雪梅臉色煞白,凌父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飲料給我,你進去。」他從凌雪梅手中拿過了飲料。

凌雪梅看了她一眼,「爸爸,你胃不好,不要吃冰的。」

說著她心虛的跑進了學校。

「你不能喝,給我喝。」凌母有些口乾。

凌父沒給他,走到了校門口的垃圾筒,扔了進去。

「不喝也不別浪費!」凌母很是不滿。

凌父什麼也沒說,心裏卻是把凌予姝的親生父母給恨上了,認為是他們把自己的女兒給教壞了。

凌予姝慶幸,沒跟凌雪梅分到一個班級考試。

上午考完,她提前十分鐘交了卷,為了是出來時人沒那麼擠。

到門口的時候,看到了顧灼辰,她像只歡快的小鹿跑了上去,「什麼時候回來的?」

顧灼辰被她的心情感染,「就這麼想我?」

不知道為什麼,出門在外,總是她的身影。

明明兩人也沒接觸多久。

「想吃什麼?我請你。」凌予姝原本是想在外面吃的,不過考慮到早上發生的事,她還是小心為好。

她打算回家做給他吃。

「家裡我做好了飯出來的,回家吃。」

顧灼辰開了車子過來,是他爺爺的專車。

兩人到車邊的時候,發現凌父的車停在他們旁邊。

顧灼辰跟凌父點了頭,給凌予姝拉開了副駕的門,把人給塞了進去。

看着顧灼辰的車子開走,凌母心裏有些不安。

之前顧灼辰出任務,他們以為兩人結婚的事,不過是說說,畢竟顧家那樣的人家,怎麼可能真娶凌予姝。

「老凌……」

「以後她的事,你別管,你讓雪梅也離她遠些,別去招惹她。」

凌父知道靠不上,但也不想結仇。

至於把予姝接回去,他壓根就沒考慮過,他過不去替別人養孩子這個坎。

「哦!」凌母嘴上應承,並沒怎麼放在心上。

到家後,凌予姝進門聞到食物的香氣,還有些驚訝,「沒想到你還會做菜,我以前都沒聽說過。」

這下輪到顧灼辰驚訝了,「你以前有關注過我?」

「那倒沒有。」

不只凌予姝沒有,原主也沒有。

否則原主喜歡的人,她心裏會有芥蒂。

顧灼辰目前在她這裡多是加分項,凌予姝吃他的顏,也喜歡他做事的風格。

「否認的那麼快,看來我在你眼中還真沒什麼吸引力,是不是我離開的幾日,你都不想我?」

顧灼辰離開的這段時間,嚴謹的考慮了兩人的事。

是他賴上的她,他就要負責到底。

可能是想的多的,凌予姝的身影出現在腦中的次數一多,他上心了。

「想,肯定是想的,花着你的錢,睡着你有床,能不想嗎?」

凌予姝不是真正的十八歲,看到她說這話時,對方耳尖紅了,還覺得挺有意思的。

她以前雖然沒有成家,但喜歡她的人大有人在,而她動心也不是沒有。

只是因為自身的原因,她把自己封閉了起來。

凌予姝覺得這次穿越跟以往是不同的,她有金手指了,她想隨性的活一次。

顧灼辰覺得這話題是不能說下去了,他說起了另一事。

「我離開的這段時間,讓我朋友去查了一些事,當年你被抱錯,是凌夫人的妹妹動的手腳,與凌團的這門婚事本是她的,凌夫人搶走了自己的妹夫,她報復姐姐才做了調換孩子的事。

凌家想讓你離開,很大程度也不想這件醜聞曝出來。」

凌予姝聽他這麼一說,也想得通了,凌家人為什麼對她的態度變的那麼快。

二哥凌永明是不知道這其中的關係,才會一如既往的對她。

「我與凌家的事,誰對誰錯都已經不想去計較了,放過自己,也是放過他們。」

「對了還有件事,我要跟你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