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凌予姝被一陣拍門聲吵的腦仁疼。

「嘭嘭!」

「開門!」

「老二你給我開門!」

「……」

嘈雜的聲音中,還夾雜着一個柔弱的女聲,「媽媽,你別激動,姐姐她不是那樣的人,這裏面一定有什麼誤會……」

凌予姝腦袋還有些暈,她醒來沒多久,剛理清頭緒,就認識到一個事實。

她又掛了後,借屍還魂了,這一次不是胎穿。

她現在的身份,父親是團長,母親是老師,上面兩個哥哥,住的是軍區大院,原本妥妥投了個好胎。

只是前幾日有個叫雪梅的小姑娘找上門,她與凌媽年輕時有七分像。

之後調查取證,真相很快水落石出。

當年孩子被人惡意調包,真千金雪梅成了農家女,假千金予姝享受了不屬於她的好日子。

為了不被送到鄉下,假千金凌予姝聽信塑料閨蜜出的餿主意,給她二哥下藥,只要嫁給二哥,她就不用離開這個家了。

只是塑料閨蜜給她搞來的也不知道是什麼葯,原主服下,永久沉睡後,芯子換成了二十一世紀的凌予姝。

此時凌予姝的身邊還躺着一個男人,如無意外,是她二哥。

凌予姝揉了下眉心,這是什麼地獄模式開局?

凌予姝覺得有必要先與二哥把事情說清楚,她並不想嫁她。

只是看清邊上躺的人,她如遭雷擊。

誰能告訴她,為什麼二哥房間里睡的人是顧灼辰。

顧灼辰是大院里最讓人頭疼的人,雖然頂着一張盛世俊顏,卻是個嘴毒,心黑,手段狠的。

惹到他,管你是三歲小娃,還是八十老太,他照揍不誤。

凌予姝推了下沉睡的顧灼辰,「醒醒,只要你幫我這次,我答應你一個要求。」

不知道是不是藥物的原因,顧灼辰雙眼緊閉,沒半點反應。

「咔嚓!」

門鎖被人用鑰匙打開了,門外一下衝進來五,六個女人。

最前面的婦人,滿臉怒容,不由分說,就往凌予姝臉上招呼過去。

凌予姝可不是原主,哪能白拍挨這一巴掌。

她抓住了婦人的手。

婦人是原主的養母。

見她抵抗,凌母更是氣急,「你,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來,連你二哥都算計,我們家怎麼就養了你這個白眼狼!」

凌予姝聽出她話里的不對,「誰說他是我二哥?」

她下了床,讓開身子。

看清男人的長相,像是按了個靜音鍵,房間里靜的落針可聞。

凌母看清楚是誰後,比凌予姝睡了她兒子還震驚。

顧灼辰是誰,那可是大院里誰都不敢得罪的混世魔王。

別看他現在睡的挺香,醒了那就是頭暴獅,他背後的家族也不是他們凌家能得罪的。

「你,你……我真不知道說你什麼好……」

如果說凌母之前是憤怒,現在轉成了驚嚇。

顧灼辰此時睜開了眼,他其實醒的比凌予姝還早,就是想看凌予姝怎麼應對。

他緩緩坐了起來,一雙深不可測的眸子把屋子裡的人都掃視了一圈。

闖進來的,都是大院里嘴碎的幾人。

但嘴碎不等於她們沒腦子。

對上顧灼辰,她們立即甩鍋。

「是雪梅這丫頭讓我來的,我家裡還有事,我先走了。」

「我菜還沒買,我也走了。」

「我什麼也沒看到,我要送孩子去她姥姥家。」

只有一個膽大的,「就算你是顧家人,把人睡了,你也得負起責任來。」

又對着凌予姝語重心長說道:「你不願意回鄉下父母身邊,也不能做出這種事來,多寒你媽的心。你別怪你雪梅姐,她也是擔心你做錯事,才讓我們幾個來勸勸你的。」

凌予姝覺得這人肯定是凌雪梅叫來的幫手,坐實她不要臉,勾引人的事。

她對着凌母說道:「凌阿姨,我是不想回鄉下父母身邊,但也從沒想過對你兒子下手。

我是今早起來才發現自己躺在這張床上的,信不信隨你,你們找回了親生女兒,我肯定不會賴在這個家。

至於當年的事,我很抱歉,不是我一個剛出生的嬰兒能決定的。

如果沒發生當年的事,我有父母,也能安然長大,當然,凌家的養育之恩我不會忘記。」

事情是原主做的,就算她佔了身體,她也不認。

何況現在床上的人也不是她二哥。

「予姝,你這麼說話,媽媽會傷心的,我跟媽並沒有要趕你走的意思,怕你父母想你,才讓你回去看看。」

凌雪梅說這話的時候,不解的往顧灼辰那邊看了眼。

今天的事超出了她的預料,上輩子發生過相同的事,但床上的那人是她二哥。

凌雪梅不知是哪一環出了問題。

當初發生這件事的時候,她還沒回凌家,她回家的時候,凌予姝已經成了她的二嫂。

凌雪梅也是後來陸續打探,才查出事情的始末。

只不過上輩子沒人來堵門,凌予姝的醜事沒曝出來。

凌予姝一生過的順遂,而她凌雪梅回凌家後嫁了個渣男,日子過的一地雞毛。

明明她才是真千金。

凌雪梅覺得一定是凌予姝佔了她的福份。

重來一世,凌雪梅提前回了凌家,要讓凌予姝身敗名裂,趕她出凌家。

不過,換了顧灼辰也不是壞事,不用半年,他會出任務犧牲。

凌予姝要嫁給她,遲早要喪夫成寡婦。

而且顧灼辰這人可不是結婚的好對象,聽說連女人他都打。

眼看着觀眾都走了,凌母一時有些後悔聽信雪梅的話,帶人上樓了。

她不知怎麼辦好,「那個……」

「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我們兩個衣服整整齊齊,並沒發生你想的事,我會回鄉下,這事到此為止。」凌予姝不是原主,她不需要靠誰才能活下去。

她這話一出,不止是凌母,凌雪梅以為自己聽錯了。

據她所知,凌予姝被凌家人嬌養,可吃不得一點苦。

但為了表示她的大度,「姐姐,你可以留下來的,家裡有地方住,多一個人也熱鬧些。」

「少說這些言不由衷的話。」凌予姝當即就撕下了她偽裝的面具。

顧灼辰這時開口了,「睡了我,你得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