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凌母聽到這話心裏五味雜陳,跟凌予姝關係已經鬧僵,就算她嫁給天王老子,她也占不到好。

兩人已經躺在一個被窩,說什麼也沒發生,誰信?

凌予姝雖然不是她親生的,但是容貌可一點也不比雪梅差。

凌雪梅聽了心中竊喜,顧灼辰賴上凌予姝,凌予姝這寡婦是當定了。

凌予姝兩眼睜的溜圓,瞪着顧灼辰,「我是女孩子,吃虧也是我吃虧,我都不介意,你何必揪着不放!」

「不是你們女孩子才有清白,我也有,何況,我很介意我的清白!」

顧灼辰目光沉沉的看着她,一副你要反悔,你就是渣女的樣子。

這時一個人氣喘吁吁的跑來,是凌家老二,凌永明。

他神色複雜的看着顧灼辰,「這事,得等我爸回來再商量,不是予姝自己能決定的。」

他這話適得其反,凌予姝不假思索的說道:「我的事,我自己能決定。」

她接收到了原主的記憶,清楚的記得,在知道她不是親生的後,凌家人一改之前對她的寵愛。

凌家人看重血緣親情她能理解,但原主又有什麼錯?

凌父雖然什麼也沒說,但是冷暴力,有時比起言語更加傷人心。

凌二哥相對好一些,也是因為這樣,原主才在有心人的挑唆下,把主意打到了二哥身上。

原主並不是真想嫁給二哥,只是想藉由此事,讓凌家人不要送她去鄉下。

可惜,這個單純的孩子,最終還是害了自己。

「予姝,這關係到你一生的幸福,你不能草率決定。」凌永明好心的提醒她。

他醒來發現自己睡在招待所的床上,才發覺事情不對勁。

匆匆忙忙到家,才知道昨晚顧灼辰昨晚睡在了他的房間。

凌予姝此時不想待在凌家,「顧灼辰,我對你負責!」

在她看來,這是權宜之計,先離開這個地方再說。

顧灼辰的眸光閃了閃,「你去房間收拾下,我立即帶你離開。」

怕凌家人反對,「她拿的東西,你們報個價來。」

凌予姝還在上高三,且不久就要高考了,她收拾了些課本,幾件現階段常穿的衣服。

因是夏季,書裝了一個箱子,衣服只有一個手提包。

自從凌雪梅回來後,凌予姝搬到了樓梯旁邊的小房間,房間狹小,沒窗,東西都收到幾個袋子中。

「剩下的等你有了落腳點後,我會送過去的。」凌永明在凌予姝出來的時候說道。

凌予姝感激的說道:「謝謝二哥!」

她知道,她不要的話,凌雪梅肯定會把她用過的衣物送出去,穿在別人身上膈應她。

顧灼辰過來接過凌予姝的東西,他在前面走,凌予姝在後面跟着。

走出了凌家,凌予姝感覺心裏的那股子壓抑也消失了。

沒走多遠,路邊停着一輛軍綠色的吉普。

顧灼辰過去打開了車門,「你先到我外面的房子住,我與家人說過後,我們就結婚。」

「啊,結婚不是要二十,我還不到年齡。」

凌予姝早打好了如意算盤,仗着年齡小也是一個原因。

她說話的時候,熟練的拉開門,上了副駕駛的位置。

坐上後,凌予姝才慶幸,她在凌家生活過,坐車不算稀罕。

否則就剛才的舉動,對方肯定要懷疑。

顧灼辰啟動車子後,車子駛離了軍區大院。

出了大院,他一直還記着剛才的話題,「結婚隨時能結,領證遲兩年不是事,再說了,誰說二十才能領證的?」

「啊?」凌予姝對現在的婚姻法還真不了解。

她知道的這是個平行世界,好在許多大事件大差不差。

一隻大手突然伸過來蓋在她的頭頂,「你可是說了幫你這次,答應我一個要求,結婚就是我的要求。」

「你之前早醒了?」凌予姝感覺被他算計了。

她惱怒的拍掉頭上的手,「說話就說話,手別亂摸。」

說完她就臉紅了,這話連她自己聽了都覺得有歧義。

凌予姝偷偷看了顧灼辰一眼,對方已經收回了手,車開的一本正經。

「還有多遠到?」她有些百無聊賴,沒話找話。

「快了。」

顧灼辰的這個「快了」,用了半個小時。

車子開進一個衚衕,停在了一座院子面前。

顧灼辰把行李拿了下來,開了門。

圍牆很現代,但裏面挺古色古香的,房子修葺時做舊處理過,保存完好。

這是個一進的院子,正房三間,耳房兩間,廂房兩邊各兩間,倒座的地方原是有房子的,現在拆了,顯得院子寬敞。

顧灼辰把人領進了一間正房,房間裏面有張一米五的床,有席子,也有薄被。

顧灼辰怕凌予姝起疑,說道:「這房間我原打算自己過來住的,才準備好,就出了你這事,你先將就着住下。」

凌予姝也不矯情,在北城能有這樣一個地方住,她上輩子都沒這待遇。

畢竟這裡的房子,後世都漲成天價了,可不是隨便能買到的。

「我住段時間,還要去我親生父母那邊看看。」

不管怎樣,那是原主的家人。

就算原主一時想不通不願意回,但凌予姝想去看看。

凌雪梅可以沒負擔的回來,那家卻是少了個養大的女兒。

「等我們的婚事辦了,再回去也不遲。」顧灼辰執着於兩人結婚。

凌予姝仔細打量他,這人在她的記憶中是凌永明的好友,與原主沒什麼交集。

就算是這樣,她對這人也不是一無所知。

「我聽人說你不喜歡女的,你不會是想把我娶回去給你打掩護吧?否則,就你這顏值,想嫁你的肯定不少。」

話雖這麼說,心裏想的是,就你這臭脾氣,有人願意嫁才怪。

顧灼辰似讀懂了她眼中里的意思,「我脾氣不太好,經常要出任務,嫁給我跟守活寡差不多。」

凌予姝,「你的意思,你經常不在家?」

有個老公,有跟沒差不多,這不是她想要的。

「那是當然,前面幾年,你在大院里見過我幾次?」

顧灼辰似乎很懂得她想要什麼,說到了她心坎里。

凌予姝的聲音帶着輕快,「行,我答應你了,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