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嫁給你等於守活寡?是我夢中的生活 第4章_芙楓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顧灼辰壓抑住心裏的喜悅,「不過什麼?」

「我們只結婚,暫不同房。」凌予姝怕他誤會她別有用心,說道:「你也知道,我還在念書,馬上就要高考了,總不能讓我帶球上學吧!」

她心裏想的是,考上大學,她又可以拖四年。

「那這事就這麼說定了。」顧灼辰怕她反悔,立即拍板了。

先把人綁在身邊,往後怎樣,還是處過了才知道。

顧灼辰要與凌予姝結婚,源於他綁定的一個系統。

但這麼離譜的事,他現在是不會與凌予姝坦白的,兩人還沒到無話不說的程度。

凌予姝問道:「我要做些什麼?」

「你什麼也不用做,等着做我的新娘就好。」

凌予姝不解的問:「你是軍人,結婚不是還要打報告?」

「那都不是事,這幾天你先上學,等你高考好了,報告應該也下來了。」

凌予姝覺得他這話說的,她很急似的。

不過這些小節,她也不與他計較。

兩人說的差不多,顧灼辰帶她去看了各個房間,令她意外的是,院子里有改造好的衛生間。

這樣她不用去擠公共廁所了,否則還真不習慣。

廚房裡常用的調料都有,鍋碗瓢盆一應俱全,大米,麵粉也有些。

「你這裡還準備的挺齊全的!」凌予姝不由感嘆。

「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小家,你看看要是少什麼,再慢慢添置。」顧灼辰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凌予姝,這可能就是典型的蹬鼻子上臉,給了顏色就開染房。

她擠出一個笑容,「你高興就好!」

顧灼辰不喜歡看她這副勉強的樣子,「本來房間里的人是你二哥,現在陰差陽錯成了我,你是不是不滿意?」

凌予姝怕他誤會,立即澄清,「比起我二哥,我寧願這個人是你。」

她不是原主,不想與凌家人再有牽扯。

凌予姝此時覺得慶幸,慶幸昨天晚上的人是顧灼辰。

想到這,「我既然答應你了,就不會反悔。」

至於對方反悔了,那就不是她的事了。

凌予姝相信,聚少離多的婚姻是維持不了長久的。

這段時間也是她到這個世界的修整期。

至於為什麼二哥房裡睡的是顧灼辰,她雖然心裏好奇,卻沒問。

「我那個房間你先用着,要是不合適,可以重新布置一間,房間隨便你挑。

要是住着還行,你幫我再布置一個房間,否則我回來只能跟你擠一張床了。」

顧灼辰說完從身上拿出一沓錢來,「這些你先拿着,算是生活費。」

凌予姝需要錢,沒與他客氣,「算我借你的。」順手接了過來。

顧灼辰面色一凜,「男人養家是必需的。」

眼看着到了中午,凌予姝不與他爭,「你對這附近熟不熟?我想去買點菜,中午請你吃飯。」

「我們去飯店吃,吃完我帶你熟悉下附近。」顧灼辰正有此意,不過他沒想讓凌予姝做飯。

廚房裡用的煤氣灶,打開後還得用火柴點,他得教會她,才放心讓她用。

他聽凌永明說過,凌予姝從沒下過廚。

凌予姝現在花的,用的,全是顧灼辰的,他的提議,她沒反對,「成,聽你的。」

兩人關了院門出去,沒開車子,就這麼走着出去。

路上遇到幾個住在這邊的大爺大媽。

「小顧,還是第一次看你帶女孩子過來,是你女朋友?」

「她是我未婚妻,以後就住在這邊,你們多看着點。」顧灼辰一改在大院里的霸道,高傲,臉上也有了笑意。

「小顧,眼光不錯!」

「未婚妻真漂亮,你們兩個真般配!」

「……」

凌予姝對這些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她笑起來左邊有個淺淺的酒窩,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

一路上刷臉也是刷好感度。

出了衚衕,就有個副食品店,一般日常用的東西都能買到。

再往外走,店就多了起來。

飯館,麵館,早餐店,服裝店,有種店多攏市的感覺。

也有一些移動的攤販,賣點蔬菜瓜果,賣魚蝦的,賣肉的。

凌予姝有感而發,「這邊買菜倒是方便!」

「嗯,我也是考慮到這個,才收拾這邊的房子。」顧灼辰順着她的話,把家安在這邊的原因說了出來。

「你的意思,你還有別的房子?」凌予姝聽出了話里的重點。

顧灼辰點頭,「嗯,所以你嫁我不虧。」

凌予姝不太想占這個便宜,她更喜歡自己掙出來的。

顧灼辰見她沒接話,跳過了這個話題。

這時他聽到有人喊凌予姝。

「凌予姝,你怎麼來這邊了?」

凌予姝看到一個圓臉,身形微胖的女孩朝她走了過來,還自來熟的去挽她的胳膊。

出於本能,她身體往後退了幾步,避開了這人的碰觸。

「凌予姝,你怎麼不認識我了,我是白麗麗呀!」

凌予姝當然知道白麗麗是誰,對方走向她的時候,她就認出來了。

就是這個塑料閨蜜給的葯,讓原主喪了命。

看白麗麗的神情,似乎並不知道,她給的葯會害死原主,否則見面也不是現在這個表情。

「我當然認得你,要不是你出的好主意,我也不會從凌家出來。」

凌予姝很生氣,若不是在大街上,她想一巴掌拍飛她。

白麗麗這人,原主待她不薄,出去玩,十次里有八次是原主付的錢。

白麗麗一副為她委屈的樣子,「凌予姝,凌家怎麼能那樣無情,你要沒地方去,就去我家,我哥他一直都很喜歡你,你要去了,他一定會很高興。」

她知道凌予姝沒什麼主見,耳根子軟。

「你哥?」凌予姝沒想到,白麗麗打的是這種主意。

「是啊,我哥雖然個子沒你高,但他是真心喜歡你……」

白麗麗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顧灼辰打斷了,「閉上你的臭嘴,予姝是我媳婦,也是你哥能惦記的,你是不是想讓他早點歸西,好繼承你父母的財產?」

凌予姝與他一前一後,白麗麗就是看到她,也沒想到兩人是一起的。

「顧,顧灼辰!」白麗麗看到他陰沉着臉,小臉都嚇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