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嫁給你等於守活寡?是我夢中的生活 第5章_芙楓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白麗麗眼中的慌亂做不了假,她是真怕顧灼辰這人。

顧灼辰就是個渾不吝的,不會憐香惜玉,惹到他,管你是男是女,照揍不誤。

「白麗麗,從現在起,我們兩個不再是朋友,你不要出現在我眼前,否則,你以前在我這裡占的便宜,我讓你如數奉還。」

凌予姝不不是原主,不想再與這個心術不正的人來往。

「凌予姝,我是為你着想,你不願意,也不用跟我斷絕來往,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

白麗麗雖然怕顧灼辰,但是想到剛才顧灼辰的話,心思又活絡了起來。

要是凌予姝能攀上顧家,那她這個「好姐妹」肯定是也能沾光的。

「好朋友?」凌予姝往前走了一步,湊到了白麗麗的耳邊,「就是你這個好朋友給的葯,讓我從閻王殿走了一回,要不是生死簿上沒我的名字,我哪還能好好站在這兒。」

凌予姝前世學過配音,聲音壓低後,聽起來似帶着陰風。

嚇得白麗麗脖子一縮,「我沒想過要你死,真的,我都是為了你好!」

「啪!」

凌予姝狠狠的甩了她一記耳光,「那葯你是從哪搞來的?」

白麗麗沒想到她會打人,立即捂住了臉,「凌予姝,你瘋了?」

「不說,我還抽你。」

凌予姝說著又朝她另一個臉打了上去。

「啪!」

比之前那巴掌還響。

凌予姝甩了下手,果然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她手疼。

眼前這女人就是欠打,不打還會跑到她面前來。

還有一點,凌予姝要是不出手的話,顧灼辰要出手了。

她看到這個男人青筋暴起,顯然是在極力忍耐。

凌予姝覺得兩個女孩之間打架,被人詬病無所謂,但顧灼辰是軍人。

凌予姝自己都沒發現,她開始維護起顧灼辰了。

白麗麗不想再挨打,她捂住火辣辣的臉跑開了。

因為是在街道,有店,有攤販,動靜不小,不知情的,只覺得凌予姝強勢打人。

看她的眼神都帶着不贊成。

凌予姝也知道,白麗麗剛才跑開也是想要這種效果。

特乃乃的,隨時都想着坑她。

這要是原主,只能受這委屈了。

可惜,她不是。

於是凌予姝故作生氣的說道:「什麼人啊,見我未婚夫長的好,就跑來讓我讓給她,說什麼我要真是她朋友,就得讓她,真是欠揍!」

凌予姝這話一說,聽到的人都瞭然了。

要是換成他們,也打。

「現在的年輕人,看到別人好的就想搶,世風日下。」

「看不出來,那姑娘長得挺討喜的,居然會做這麼不要臉的事,我呸!」

「所以說啊,人不可貌相,以後還是多個心眼。」

「這種朋友不絕交,還留着過年,打她都是輕的,得去找她爸媽評評理,教出這樣的孩子,父母也有責任!」

「……」

都是說白麗麗的不是,凌予姝聽到這些話,心裏立即舒坦了。

她喜歡有仇就報。

下次這女的,要是再敢晃到她面前,她照打不誤。

凌予姝還想暗地裡給白麗麗套個麻袋,問出她從哪弄來的葯。

這時顧灼辰拉住了她打人的手,「手都打紅了,剛才應該讓我來。」

凌予姝瞪了他一眼,「你別忘了你的職業,看不到的地方還好,這大庭廣眾下,我出手更適合。」

顧灼辰到現在還只是連長,她聽二哥說,功勛都抵錯誤去了。

部隊那邊的人對顧灼辰是又愛又恨,這就是個刺頭。

「你這是關心我?」顧灼辰嘴角都揚上去了。

他自小因奶奶找人算卦,不能與父母兄弟一起住,是爺爺帶大的他。

顧老爺子對他都是鐵血教育,用的是部隊管理人那一套。

殊不知道孩子有叛逆期,過剛易折。

「都想成家了,怎麼能沒上進心?難道你真的想一直在連長這個職位上?」凌予姝不客氣的說道。

顧灼辰對她露了下大白牙,「以後請多督促!」

兩人逛到了一家小飯館,顧灼辰走了進去。

飯館的老闆是個不到五十的中年人,「小顧,來吃飯啊!」

「嗯,老三樣,再來份糖醋排骨,兩碗米飯。」

顧灼辰說話的時候,走到一張靠窗的桌子跟前,給凌予姝拉開一個座位,「你坐這邊,能看到馬路上。」

凌予姝也覺得這個位置視野好,坐了下來。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糖醋排骨,是不是我二哥跟你說的?」

「你剛才進來的時候,往牆上那菜單多看了兩眼。」顧灼辰坐到了她的對面,「我猜的還挺準的。」

上菜的速度很快,端菜的是個姑娘,看年紀比凌予姝大些。

「顧大哥,我怎麼從沒見過她,她是誰?」

姑娘把菜端上桌子的時候,多看了凌予姝幾眼。

顧灼辰對別人的目光很敏銳,前幾次過來這邊吃飯,他就發現這姑娘起了不該有的心思。

他帶凌予姝過來,除了是這裡的飯菜合他的胃口,也是想掐了這桃花。

「她是我未婚妻凌予姝,我們結婚後住在這邊,我帶她熟悉下周邊的情況。」

「哦,她長的真好看。」姑娘把托盤上的菜和飯挪到了桌子上,「那你們慢慢吃!」

說著她便去忙別的桌了。

凌予姝看得出來,這姑娘喜歡顧灼辰,不過在得知他有未婚妻後,並沒對她表現有敵意,性格是個豁達的。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凌予姝沒把這事放在心上。

想想不犯罪,人之所以區別於動物,就在於能控制自己的行為。

屋裡,飯館的老闆在勸他的女兒,「我早說過了,我們這樣的人家配不上小顧那樣的。」

「爸,我知道的,你之前說的那人我會去相看的。」

飯館老闆感覺心頭放下了件大事,「你能想開就好,我給小顧加個菜,他可是第一次帶對象來。」

所以,沒過多久,凌予姝莫名收到了老闆加贈的一個菜。

吃過飯後,凌予姝與顧灼辰去了附近一個舊傢具收購站。

還是凌予姝路過要進去看的。

凌予姝挑的很認真,「我看房間大都空着,舊傢具便宜,我買點布置下。」

「錢你不用擔心,我們可以買新的。」顧灼辰以為她為他省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