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手拉開,裏面露出一塊通體烏黑的玉牌。

原本上面還有根掛繩,手一碰就成了粉末。

凌予姝咬破手指,把血滴到了玉牌上。

她這麼做是有原因的,她得到這塊墨玉的時候,還沒有去過現代,並不知道有空間,系統這回事。

滴血認主這種事,她也不知道。

墨玉上還真吸收了血,不過為什麼墨玉在褪色?難道這是塊假玉?

墨玉的顏色白色褪成的地方,顏色透的都跟玻璃接近了。

凌予姝卻是什麼感覺也沒有。

當顏色要褪盡的時候,凌予姝看到,玉牌底下居然有點綠。

她以為看錯了,全神貫注想要看清楚,突然眼睛一疼,她忙用手去捂眼睛。

凌予姝沒看到的是,玉牌碰到她的額頭,變成一道白光消失了,而她也身處了異地。

她所在地方白霧繚繞,她周身的白霧鑽入她的眼睛,疼痛開始減退。

等凌予姝再睜開眼,眼睛已恢復正常,她發現自己不在剛才的衚衕。

她周圍只有一米範圍的能見度,另外全是白霧。

凌予姝有預感,她的金手指雖遲,已到。

她默念出去,仍在剛才的衚衕,她四處看下了,好在選的地方夠偏,並沒旁人。

凌予姝這時才發現手中的玉牌消失了。

她看了下地面,地上也沒有。

凌予姝默念進去,進出試了幾次,空間仍在,所以她猜測是空間開啟後,玉牌消失了。

她把妝奩盒子放進了空間,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鐘,到了老闆說的市場。

因為是夏天,中午的時候沒早晚擺攤的多。

現在營業的,要麼有店面的,要麼是搭了棚子的。

凌予姝走到一個搭了棚子的攤位前,攤子上擺着舊書籍,破罐子,舊碗,一些髒的看不出原來樣子的東西。

老闆在躺椅上假寐,見她是個小姑娘,只撩了下眼皮。

凌予姝也不希望老闆給她瞎介紹。

憑她前世學的那些本事,她是不可能一眼看出真假,但此時的她卻是做到了。

她知道她的眼睛得了個了不起的外掛。

凌予姝看中了一枚銅錢,一枚品相極差的平安扣,還有一本做舊的古籍。

雖然古籍是假,但上面的內容餘八成是真的。

「老闆,你這書怎麼賣?」

老闆一聽有人相中了東西,從躺椅上坐了起來。

「一百,不二價。」

他喊的底氣十足。

凌予姝剛還蹲着,立馬站了起來,頭也不回的走了。

「唉,小姑娘回來,你說個價。」老闆哪還有剛才的氣勢,一臉好商量的樣子。

凌予姝伸出兩根手指。

「二十就二十。」老闆掩飾內心的歡喜,又來個冤大頭。

「兩塊,二十太虧,除非你讓我在攤位任選兩件。」凌予姝表現出不肯吃虧的樣子。

老闆說道:「那樣看你挑什麼?」

凌予姝撿了她看中的銅板,還有那個平安扣。

這兩樣東西,是老闆去鄉下收東西的搭頭,書是他批發來,加起來成本都沒一塊錢。

就是這樣,他還是一副吃了大虧的樣子,「小姑娘,你可真會選,挑了我這裡最值錢的兩樣。」

雖然他無心說了實話,但他本人並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