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嫁給你等於守活寡?是我夢中的生活 第6章_芙楓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凌予姝有自己的道理,「只是臨時把房間布置下,又不是新房。」

她挑出了一套桌椅,一個衣櫃,一張羅漢榻,幾張骨牌凳子。

「我買多了,他們會不會送上門。」

她剛才問價了,加起來不到八十,是挺便宜的。

顧灼辰說道:「出錢讓他們送就是。」

相比凌予姝,他對這些事更清楚。

問了店家,還真不送,一說出錢,立即就願意了。

「你先帶人回家,我再逛逛。」凌予姝讓顧灼辰跟送傢具的回去。

一直跟在她的身邊,她覺得束手束腳的。

凌予姝迫切想要掙錢,有錢心裏不慌。

顧灼辰明知她是在支走他,還是同意了,「那你自己注意安全,早點回來。」

凌予姝乖巧的點頭,「知道的。」

心裏想的是,要是不長眼的撞上來,還不知是誰不安全。

看顧灼辰與送貨的人一起離開,凌予姝便走到了一堆破傢具前,「老闆,這些東西怎麼賣?」

老闆收舊傢具的,也不是沒見識的,儘管是舊傢具,好的木料他早收了起來。

剛才凌予姝買的幾件傢具,並不是什麼名貴的料子,勝在東西結實,才能賣點價。

「你想要?」老闆怕自己打眼了,警惕的問。

「不是,我隨便問問。」

說著,凌予姝拿起一個妝奩盒子,「這個可以放點首飾,多少錢?」

與這個妝奩盒放在一起的,有好幾個,樣子並不出眾。

「你誠心要,十塊錢。」

凌予姝立即不帶半點猶豫,放下了手裡的盒子,「一個柜子才多少錢,老闆你不誠心賣啊!」

老闆面對眼前小姑指責的眼神,馬上改口,「你要五塊錢拿走。」

「行。」凌予姝爽快的掏了五塊錢,「以後我有需要,我會再來照顧你生意的。」

她話說的好聽,老闆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我那堆破傢具不值錢,都是劈了當柴燒的,你要是想要,二十塊錢,你全拉走。」

「老闆,你是想賺我那送貨的錢吧!」剛才那車傢具,顧灼辰給了五塊錢的運費。

老闆「嘿嘿」笑道:「小姑娘,看破不說破,你就當幫我清理下場地。」

凌予姝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老闆你是個爽快人,這忙我幫了。」

等送貨的人來,凌予姝給了五塊運費,一回生,二回熟,讓他把那些破傢具送到家裡。

凌予姝自己則是去剛才跟老闆打聽到的一個地方:以前的黑市,現在放開管理,那裡形成了一個市場。

至於她剛買到的妝奩,是她曾經用過的的東西。

凌予姝之前轉過十世,去過不同的位面,全是胎穿,從寶寶做起。

唯獨這一世,她撿了個現成的身體。

每一世,她都逃不過一個魔咒——活不過三十。

凌予姝覺得可能是她每一世都太驚才絕艷,天妒英才。

最重要的一點,她覺得,她缺少個讓她活命的金手指。

她想啊,哪個穿越女沒個系統,空間的。

凌予姝把希望寄托在了妝奩盒中。

到了一處沒人的地方,她有規律的敲擊盒子的底部,連起來似乎還帶着節奏。

敲到二十下時,盒子底部彈開一個縫隙。

凌予姝用手拉開,裏面露出一塊通體烏黑的玉牌。

原本上面還有根掛繩,手一碰就成了粉末。

凌予姝咬破手指,把血滴到了玉牌上。

她這麼做是有原因的,她得到這塊墨玉的時候,還沒有去過現代,並不知道有空間,系統這回事。

滴血認主這種事,她也不知道。

墨玉上還真吸收了血,不過為什麼墨玉在褪色?難道這是塊假玉?

墨玉的顏色白色褪成的地方,顏色透的都跟玻璃接近了。

凌予姝卻是什麼感覺也沒有。

當顏色要褪盡的時候,凌予姝看到,玉牌底下居然有點綠。

她以為看錯了,全神貫注想要看清楚,突然眼睛一疼,她忙用手去捂眼睛。

凌予姝沒看到的是,玉牌碰到她的額頭,變成一道白光消失了,而她也身處了異地。

她所在地方白霧繚繞,她周身的白霧鑽入她的眼睛,疼痛開始減退。

等凌予姝再睜開眼,眼睛已恢復正常,她發現自己不在剛才的衚衕。

她周圍只有一米範圍的能見度,另外全是白霧。

凌予姝有預感,她的金手指雖遲,已到。

她默念出去,仍在剛才的衚衕,她四處看下了,好在選的地方夠偏,並沒旁人。

凌予姝這時才發現手中的玉牌消失了。

她看了下地面,地上也沒有。

凌予姝默念進去,進出試了幾次,空間仍在,所以她猜測是空間開啟後,玉牌消失了。

她把妝奩盒子放進了空間,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鐘,到了老闆說的市場。

因為是夏天,中午的時候沒早晚擺攤的多。

現在營業的,要麼有店面的,要麼是搭了棚子的。

凌予姝走到一個搭了棚子的攤位前,攤子上擺着舊書籍,破罐子,舊碗,一些髒的看不出原來樣子的東西。

老闆在躺椅上假寐,見她是個小姑娘,只撩了下眼皮。

凌予姝也不希望老闆給她瞎介紹。

憑她前世學的那些本事,她是不可能一眼看出真假,但此時的她卻是做到了。

她知道她的眼睛得了個了不起的外掛。

凌予姝看中了一枚銅錢,一枚品相極差的平安扣,還有一本做舊的古籍。

雖然古籍是假,但上面的內容餘八成是真的。

「老闆,你這書怎麼賣?」

老闆一聽有人相中了東西,從躺椅上坐了起來。

「一百,不二價。」

他喊的底氣十足。

凌予姝剛還蹲着,立馬站了起來,頭也不回的走了。

「唉,小姑娘回來,你說個價。」老闆哪還有剛才的氣勢,一臉好商量的樣子。

凌予姝伸出兩根手指。

「二十就二十。」老闆掩飾內心的歡喜,又來個冤大頭。

「兩塊,二十太虧,除非你讓我在攤位任選兩件。」凌予姝表現出不肯吃虧的樣子。

老闆說道:「那樣看你挑什麼?」

凌予姝撿了她看中的銅板,還有那個平安扣。

這兩樣東西,是老闆去鄉下收東西的搭頭,書是他批發來,加起來成本都沒一塊錢。

就是這樣,他還是一副吃了大虧的樣子,「小姑娘,你可真會選,挑了我這裡最值錢的兩樣。」

雖然他無心說了實話,但他本人並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