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嫁給你等於守活寡?是我夢中的生活 第7章_芙楓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那我換兩樣。」凌予姝立即放下選的搭頭。

老闆一副怕了她的樣子,忙找了個袋子,把她挑的兩樣,加上那本「古籍」裝上,「一共二十。」

凌予姝不舍的掏出二十塊錢遞了過去,老闆接錢的時候,她還攥着不放。

老闆把袋子往她手裡一塞,她只好無奈的鬆了手。

樣子做足,皆大歡喜。

凌予姝又逛了幾個類似的攤位,買了幾樣東西。

之後,她換了條街,進了一家在北城極有聲望的古玩店,賣了其中一件,到手abc塊錢。

凌予姝回來時買了點菜,顧灼辰留下紙條,人已經離開了。

說是臨時接到緊急任務,讓她不要自己做飯,去外面買來吃,等他回來,再教她怎麼用煤氣灶。

還留下兩個電話號碼,一個部隊的,另一個是讓她有事找他朋友幫忙的。

不得不說,顧灼辰這個對象當的還是挺稱職的。

凌予姝前面幾世都沒成家,明知三十要掛,她也不敢拖累別人。

與顧灼辰不過是權宜之計,何況,她也清楚,兩人在一起也不知是誰算計的誰?

院子里還多了一輛嶄新的女式單車,是讓她上學騎的。

凌予姝這才想起,她跟學校請了三天假,今天是最後一天了。

明天她還得上學。

原主的成績說不上好,只能說是中等水平。

凌予姝拿出了從凌家帶回來的書,她大致過目了下,書上的這些知識點對她來說不難。

好在雖然高考在即,也不是明天就考,她這段時間表現好一些,免得到時考出好成績,讓人詬病。

凌予姝之前眼睛刺痛過後,就發現眼睛跟以前不同了,她買古玩時就得到了證實。

她的眼睛能透過現象看本質,掃描物品的材質。

凌予姝把那枚成色不好的平安扣拿了出來,去廚房拿了火柴,點了根蠟燭。

把平安扣在火上燎了下,迅速用布擦。

平安扣表面的一層包漿扒了下來,露出像羊油一樣暖白的羊脂玉。

白、潤、細,凌予姝之前還打算送給顧灼辰,現在有些捨不得了。

至於那枚銅錢,她也沒打算賣,自己收藏。

另外的幾件,她處理了下,需要用錢的時候,就賣一件。

這些東西越放越值錢,凌予姝不用擔心貶值。

買來的那些傢具,衣櫃放在了她的房間,一套桌椅放在了耳房的廚房間,另外的都放在了一個房間。

那一堆破傢具放在一間空置的廂房。

顧灼辰擔心凌予姝炸了廚房的事沒發生,凌予姝不是原主,她的廚藝相當好。

晚上她給自己整了頓飯,一菜一湯,吃的飽飽的。

為了明天有個好精神上學,凌予姝書看到八點就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她背着書包去了學校。

如果把她前十世的年齡加起來,她都快成三百歲的老妖怪了。

但現實,凌予姝還是個高中生,不得不上學的那種。

凌予姝作為凌家曾經寵愛的小公主,她初中時就有手錶了。

六點鐘的時候,她就起來了。

早餐她不想做,外面早餐店那麼多,她吃現成的。

她推着車子打開門,就看到二哥凌永明帶着大包小包站在門口。

「二哥!」凌予姝也有些意外。

「我把你的東西都帶來了。」

凌永明也不等凌予姝動手,把東西往屋子裏面搬。

凌予姝見他一次拿不下,也上手拿了兩件。

她打開了一間空着的廂房,「東西暫時先放這個房間,回頭我再收拾。」

二哥用單車馱過來的。

那個家,知道她是假千金後,二哥還是一如既往的對她好。

「你要去上學?」東西放下後,凌永明看到她還背着書包。

凌予姝也不瞞他,「我想高考完了後回鄉下。」

「你的戶口,還在家中,你儘快遷出來。」

凌永明無意間聽到凌雪梅,讓凌母把她的戶口遷到鄉下。

那樣的話,高考就沒法在北城考了,來回奔波,路上都要浪費不少學習的時間。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的戶口應該已經遷出來了,落在這幢房子下面。」

顧灼辰跟她說過,就算沒結婚,也不用擔心戶口的問題。

凌永明與凌予姝出了院子,見她鎖門,便問道:「他突然間跟你攪在一起,什麼都安排好了,你就不懷疑他的動機?」

「我只知道,我想離開凌家的時候,他幫了我。」

凌予姝不會傷春悲秋,生活是一直向前,回頭也改變了什麼。

她既然成了這個年代的凌予姝,就不能做太出格的事。

凌予姝也是昨晚才想通的,就像她與顧灼辰,按這個年代的眼光,兩人都睡在一個床上,不在一起那就是耍流氓。

何況,她覺得顧灼辰這人還可以,有背景,能當她的靠山。

不常在家,她有足夠的時間,空間,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雖是我的朋友,有時我也不了解他,其實,你嫁他,還不如……」

凌永明後面的話還沒說出來,就讓凌予姝打斷了。

「二哥,如果你是我二哥,不合適的話,你不要說出口。凌阿姨怪我搶了她女兒的好日子,我能理解,正是因為理解,我不能讓她更加的恨我。」

凌予姝知道凌永明想說的意思,但她不能接受。

凌永明從身上掏出一個信封,「你從家裡出來,抽屜里的錢一分沒拿,身邊不能沒錢,這些你先拿着,你叫我一聲二哥,我就有義務照顧你。」

凌予姝心裏是感動的,但她不會要他的錢。

從凌家出來,就是為了撇清與凌家的關係。

她說道:「顧灼辰給了我生活費,我是她媳婦,他會養我。」

兩人說話間,走出了衚衕。

正好遇上了昨天與顧灼辰打招呼的幾個大爺大媽。

「小凌啊,這人是誰啊!」

「是我二哥,我從家裡出來,他把我的東西送過來。」凌予姝說話坦蕩。

「哦!哦!你這是要上學?」

「嗯,時間不早了,我先走了。」

凌予姝朝凌永明揮了揮手,然後想到一事,「對了,顧灼辰出任務了,二哥你不是跟他一個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