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嫁給你等於守活寡?是我夢中的生活 第9章_芙楓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老二,我跟你爸的態度都擺在那裡,你給她把東西送過去已經對得起她了,為什麼還要給她錢?你對得起雪梅嗎?」

凌母像是兒子做了十惡不赦的事。

凌永明看到照片上,是他遞給凌予姝一個裝了錢的信封。

「這些照片從哪來的?你們跟蹤我?」凌永明很生氣。

那是家人對他的不信任,還有對凌予姝的排斥。

「你別管我照片是哪來的,你就是說你給了她多少錢?」凌父不贊同的說道。

「我給,但她沒要。」

「她沒要,哪來的錢,中午去外面吃,還大方的請同學吃冰棍,我們家養了她那麼多年,也不見得她給雪梅送吃的。」

凌母不信。

凌永明到現在還不明白怎麼回事,就是傻子了。

他能理解凌雪梅,把恨轉嫁到凌予姝身上。

但他不能理解父母,十八年,就是養條小狗也是有感情的,何況是人。

「爸,這件事你也知道,予姝予姝被調包時她還只是個孩子,她有什麼錯?」

「可雪梅又有什麼錯?你知不知道她這些年過的是什麼日子?我要是對凌予姝心軟,就是對雪梅殘忍。」

「血緣真的那麼重要?」

「那是當然,哪個願意替別人養孩子,再說了,這孩子是個什麼品性你也看到了,要不是顧家那小子,你這輩子就毀在她手上了。」

凌父回來後,凌母把昨晚的事說了。

加上凌雪梅又在旁邊添油加醋,凌父那股子邪火正愁沒地方發。

「以後她的事與我們家無關,她攀上顧家,還是回鄉下你都不許插手,你要清楚,誰才是你的親妹妹。」

「她有錢,是顧灼辰給的。」凌永明覺得這個家沉悶,「我明天就不回來了,部隊那邊的單身宿舍已經安排好了。」

凌父對他揮了下手,「你的心思的確應該放到工作上,別與那顧家小子混一起,好事沒你份,壞事逃不了!」

顧灼辰去執行秘密任務的事,他也知道。

正是因為知道,才心裏有怨氣。

這次任務要是能順利完成,小兒子就有望,往上升。

雖然機會是顧家爭取到的,但顧灼辰與小兒子是好友,不應該幫幫他小兒子嗎?

「二哥,爸爸說的沒錯,朋友有好處就該想着你。」凌雪梅與凌父凌母是一樣的想法。

「你懂什麼?出任務那是把腦袋別在褲腰上,要不是他,我早死過幾回了。」

凌永明跟着顧灼辰任務,都是顧灼辰帶着他,他自己幾斤幾兩自己知道。

凌父怒目瞪他,「你小子,對你妹妹吼什麼?再說了,混軍功,哪有沒危險的?」

因着小兒子幾次與顧灼辰出任務都是全須全尾的回來,他認為是兒子的本事。

凌永明與他們說不通,轉身上了樓。

「馬上吃飯了,你上樓做什麼?」凌母在下面喊道。

明知道吃飯了,對兒子一頓批,也不怕他吃飯噎着。

凌雪梅見家裡氣氛有些緊張,「爸爸,其實我們不該跟予姝姐姐鬧那麼僵的,顧家的家世擺在那裡,姐姐嫁過去,我們也能借到勢的。」

「雪梅,你才回來不知道,別太天真了,顧老爺子是出了名的大公無私,對自己的孫子都不曾照顧,外人更是不可能。」凌父以為女兒心思單純,「你好好上學,予姝成績一般,我就不信,我生的女兒比別人差。」

凌父也是賭着一口氣,他覺得這些年給別人養孩子,冤死了。

他不想想,凌雪梅手上沒老繭,臉白的也不像農村人,這些年,能在農村能把孩子養的那麼好,也是用了心的。

凌雪梅說那番話,也是試探凌父會不會反悔凌予姝離開。

「爸爸,姐姐的戶口是不是還在我們家,馬上要高考了,我看她的樣子,應該會在北城考試,暫時就先不要動了。」

「給她遷到鄉下去,不是我們家的,憑什麼掛靠在我家。」凌母被她的話點醒,一點也不想見凌予姝的好。

凌父知道妻子的意思,「我之前沒考慮那麼多,這事我會去辦的。」

他把氣也撒在了凌予姝的身上。

當初給孩子取名時的用心,與他現在的態度截然相反。

與凌家的氣氛不同,凌予姝一個人在家,正在鼓搗那些破傢具。

凌予姝會做木工,還做的相當好。

她有一世投的胎,那家就是世代做木工的,她從小耳濡目染,家裡人也隨着她,練就了一身木匠活。

凌予姝買來舊傢具,是想修理下,給家裡添置幾樣傢具。

沒想到還有意外之喜。

凌予姝看搬開木料時,發現木料特別沉,加上她眼睛有外掛,她看到了裏面黃燦燦一片。

她動手把木料鋸開後,四個高低不同的桌腿里都藏了小黃金。

凌予姝全取出來後,掂了下,加在一起,差不多有一公斤。

又是一筆意外之財。

凌予姝用這些破舊的傢具,整出兩張書桌,兩張躺椅,剩下的木料,她做了幾把小椅子,不少的衣架子。

她打算給之前遇到的那些鄰居大爺大媽送把小椅子,夏天在衚衕納涼,正好用的上。

凌予姝把椅子送過去的時候,得到了這些大爺大媽的們讚賞。

以後出門帶着,隨時都能坐坐。

因為是高三,周末也是要上課的,上的都是自習課。

到了周一的時候,凌予姝把之前在班級承諾的學習方法帶到了學校,是每一科的知識點梳理。

其實她之前說,大多數人是不信的,畢竟凌予姝的成績不好不壞。

也有相信凌予姝的,借過去看了後,覺得非常有用。

那些知識原本就像是一團亂麻,扯到哪個頭就哪頭。

但梳理後的知識點,知識也一目了然,知道要鞏固哪個方面。

一個個抄麻煩,最後凌予姝把這些資料交給了班主任老師。

班主任也知道,現在的複習時間寶貴,隨便改變學習的進度別的班級未必會領情,不過為了她的學生,她願意一試。

半個月後,成果相當不錯,班級里同學各科的成績都有所上升。

成績進步最快的還是凌予姝。

眼見着要高考了,顧灼辰卻還沒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