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校花深情告白,我卻只想逃小說試讀整篇 第3章_芙楓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趙楚昀吃完早餐,端起茶罐,悶了一大口,心想勞資好不容易三十多歲了,人生七十古來稀,就算活到七十歲也過半輩子了,還重活一次幹嘛?

難道是因為自己在異國他鄉孤獨的時候,想回國回不來了,所以老天爺讓我再回來好好重活一次?

但是勞資過得好好的,不是真的想回國啊。

只是偶爾想想,想想也不行嗎,一點道理都不講的嗎?

趙楚昀上一世是在郡沙讀的大學,畢業後一直待在郡沙,後面和一個朋友創業失敗,就跟着別人去了南方的一個小國家。

從事的是一些不光彩的事情,前期各種兇險都憑着一股狠勁活了下來,後面更是活的很滋潤,真正的今朝有酒今朝醉。

贏了會所嫩模,輸了人死卵朝天!

總之醉生夢死、紙醉金迷、酒池肉林,這些詞語大概能形容他當時的生活狀態。

結果在一次醉死後,趙楚昀發現自己被一腳踢回來了,而且一腳踢回來十多年。

這已經是重生回來一個多月時間了,他也已經習慣了現在的生活,慢慢的接受了這個現實,現在每天就悠閑的躺在睡椅上。

趙楚昀也沒有像別的重生者,一回來就想着怎麼賺錢,開超市的、做外掛的、寫小說的、偷歌的、搞快遞的、搞罐頭廠的、開網吧的等等。

甚至開水果店的都有,總之五花八門做什麼的都有,生怕晚一點錢就都被別人賺走了。

他覺得現在這樣就挺好,悠閑度日,不需要像上一世那樣,每天活的那麼膽戰心驚,有今天沒明天的。

至於錢?

如果有了十多年的先知還賺不到錢,那這個人肯定是個智障。

更何況,他現在證券賬戶上還躺着價值五十多萬的股票,這筆錢是他爺爺去世的時候留給他的。

爺爺大小也是煤礦上的一個領導,他知道趙楚昀的父親靠不住,早就開始籌謀孫子的「未來。」

在所謂的合理範疇內,手腳肯定不是特別的乾淨,零零碎碎加起來居然撈了七十六萬。

臨去世前,爺爺把這筆錢全部交給了自己唯一的孫子,要趙楚昀省着點花。

這筆錢在2002年算是一筆不小的錢了,小鎮的貧富差距很大,膽子稍微大點的,手裡有點權的都能撈到不少,各種黑礦,各種條子,搞錢的辦法很多。

趙楚昀的爺爺應該還屬於膽子比較小的,因為小鎮的百萬富翁可不少。

這也是為什麼趙楚昀抽的是芙蓉王,而周斌抽4塊一包的軟白沙,湖南人基本上抽的都是這倆種煙。

一個多月時間,他就到市裡的證券公司開了個賬戶,還去考了個駕照,其餘時間基本上都躺在家裡的這張搖椅上。

趙楚昀心想自己這也算是開了個小小的金手指,回來就和上一世一樣手握七十多萬的巨款。

只是上一世自己拿到錢就不停的花銷,就差在腦門上寫「富二代」三個字了,大學四年時間就花了六十來萬。

這還是稍微節制了一下。

因為爺爺在去世之前的那段時間,總是言辭懇切的囑咐:「好好讀書,復讀一年考個好的大學,爺爺這筆錢,你省着點花,畢業了買個房子再成個家· · · 」

其實,爺爺心裏非常不放心,因為趙楚昀其實和他的父親差不多。

讀書的時候就老是逃課,喜歡去遊戲室,還和街上的一群小混混玩在一起,打架更是家常便飯。

爺爺還心想難道這個也有遺傳,那自己死後他怎麼辦?

好在趙楚昀多多少少還是能聽進去一點,高二的時候就收斂了很多,再加上人還算聰明,所以復讀一年還真給他考上了湖大。

如果爺爺知道了,估計躺在棺材裏面都會笑醒。

趙楚昀住的院子離鎮一中很近,大概五六百米的距離,雖然是一中,但是記憶中好像沒出過一個清華北大生。

不像別的什麼一中,總有一兩個清華北大尖子生。

在小鎮能考上一個一本就很不錯了,可能是生源問題,也可能是教學質量不行,不過最大的可能還是大環境所致。

因為小鎮到處都是煤礦,所以街上的混混特別多,學習氛圍不太好。

其實趙楚昀復讀也不完全是為了爺爺,因為爺爺就算趙楚昀不復讀也不會多說什麼。

「好好讀書」只是老一輩或者家長們的一句口頭禪。

他復讀主要還是因為一個叫秦琳容的女生,倆人同年級不同班,秦琳容是在一中的重點班,而趙楚昀只是在普通班。

趙楚昀對秦琳容可以說是「一見鍾情」,或者說「見色起意」,秦琳容算是鎮一中的校花,學習成績又好,追求者無數。

趙楚昀憑藉著在高中「混得好」的名聲,嚇跑無數的競爭者。

雖然沒有取得「交配權」,但也獲得了高二、高三,倆年時間的「護花權」。

秦琳容每次放學回家都要經過一條大概三四十米的小巷子,而這條小巷子的混混又很多,他們雖然不會做什麼特別出格的事情。

但是口花花幾句,拉拽幾下,摸幾把占點小便宜這種事情天天干。

很多女孩子還被他們弄哭過,趙楚昀的「護花」任務就是每天護送她經過這條小巷子。

其實秦琳容一開始是拒絕的,但是趙楚昀臉皮厚,而且她回家不走那條小巷子就要繞一個大圈。

不過就算是繞圈也躲不過趙楚昀,秦琳容最後也就只能默認,只是她也沒有答應做趙楚昀的女朋友。

哪怕是趙楚昀為了她和那些小混混打了好幾次架,她也沒鬆口,只是沒有再拒絕趙楚昀的護送。

倆年時間,趙楚昀別說和她親嘴了,倆人連小手都沒拉過。

偏偏趙楚昀還樂此不疲,典型的舔狗行為。

直到高考結束成績出來,秦琳容如願以償的考上了湖大,而趙楚昀只才考了個三本。

趙楚昀還以為高考結束,秦琳容就會答應做自己的女朋友。

因為秦琳容當初拒絕他的理由就是「我不想在高中談戀愛。」

結果,秦琳容再一次拒絕了趙楚昀的表白,並且語重心長的說了一番話。

「我們都還小,我想去大城市,不想留在小鎮,你如果真的喜歡我就復讀一年,以你的聰明應該也能考上湖大,那個時候我就答應做你的女朋友。」

但是那一晚,趙楚昀牽了秦琳容的手,倆人也僅僅只是牽手而已,沒有更進一步。

當了倆年的舔狗,只換來一次牽手,趙楚昀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好笑,沒想到自己上一世還是個舔狗。

如果按照上一世的軌跡,倆人應該也會在開學的那一天見面。

只不過秦琳容沒有信守承偌,她在大一時就談了個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