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校花深情告白,我卻只想逃小說試讀整篇 第4章_芙楓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趙楚昀還記得自己當初有多不甘心,為了把秦琳容搶回來做了很多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好笑的事情。

印象當中,她男朋友好像被自己打了三四次,為此自己還寫過兩次檢討書,不過都沒什麼用。

秦琳容好像還對自己說過:「即使我和他分手了,也不會和你在一起」這些類似絕情的話。

哪怕是這樣,自己還不肯放棄,居然還想着用自甘墮落,「破罐子破摔」這樣的方式來引起她的注意。

只是這一「摔」,秦琳容倒是真正的「清靜」了,因為趙楚昀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大學漂亮的女生太多了。

趙楚昀身高181,長相又繼承了父母的優點,痞帥痞帥的樣子,關鍵是身上還揣着七十多萬。

典型的「高富帥」啊。

再加上他出手大方,愛玩會玩,小嘴還和趙建設一樣很會哄女孩子。

這種男生到了大學根本就不愁找女朋友。

「秦琳容和你聯繫了嗎?」

周斌坐在沙發上,一臉認真的盯着發小,想從他的臉上找到答案。

但他發現發小一臉淡然,沒有一點情緒上的波動,什麼都不看不出來。

「你為了她復讀一年,也考上了湖大,是不是這次過去你們倆就真的在一起了?」

周斌拿起桌子上面的錄取通知書翻了翻問道。

他當然知道趙楚昀和秦琳容的事情,趙楚昀決定復讀時,他還極力勸阻過,原因無非是為了一個女人不值得。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周斌覺得發小哪怕是復讀也考不上湖大,那個時候該怎麼辦?

「不知道。」

趙楚昀簡單回道。

周斌有點好奇:「那你還喜歡他嗎?」

「呵。」

趙楚昀輕笑一聲,他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倆人都已經十多年沒見面了,秦琳容長什麼樣子,他都記不太清楚了,現在只能含糊的回道:「我也不知道。」

其實,趙楚昀現在想一想覺得自己當初挺傻的,因為當初倆人約定好,每周六的下午六點就到網吧視頻。

秦琳容剛開學時候,還按照約定和自己視頻了幾次,視頻時還鼓勵自己好好學習,但是後面就只剩下一個傻逼在網吧苦苦等待了。

秦琳容的QQ在周六從此沒有亮過,也沒在QQ上留言。

哪怕是自己給她留言,她也從來沒回復過。

種種跡象都表明,秦琳容移情別戀了,但是自己還抱着一絲僥倖心理。

甚至還給她找各種理由借口。

比如,她學習忙沒時間,她是為了我好,不想分散我的注意力等等。

這個時候沒有微信,手機還是「奢侈品」,而且復讀的學校不準學生攜帶手機,QQ自然成了情侶之間最好的聯絡工具。

哪怕是高考結束,她都沒有聯繫過自己,問一問高考考的怎麼樣,甚至整個暑假都沒回家,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即便是這樣,當初自己還是不相信秦琳容會移情別戀。

想起這些事情,趙楚昀覺得自己當初真是傻的天真,傻的可愛。

勞資一個「痴情種」活生生的被逼成了一個渣男。

「楚昀,我覺得你們倆挺懸。」

周斌瞅了眼發小,小心翼翼的分析道:「你看這都一個暑假了,大學早就放假了,她都沒來看你。」

「嗯。」

趙楚昀輕輕的「嗯」了一聲。

其實只要是個智商正常的人都看得出來,這些話周斌上一世也說過,只是當時自己不願意相信而已。

「大學美女多的是,放心,你去了郡沙,我幫你安排,多介紹幾個美女給你認識,絕對比秦琳容漂亮。」

看着發小拍着胸脯保證,小心翼翼的寬慰自己,趙楚昀都覺得好笑:「特么的勞資上一世的錢一大半都花在那些妖艷賤貨身上去了,還需要你介紹?」

「行了,我沒事。」

趙楚昀擺了擺手,敷衍道:「有需要的話,我會找你,就是你別介紹一些歪瓜裂棗。」

「不是我吹,秦琳容也就是在我們鎮上的一中算是校花,我們學校比她漂亮的多的是。」

周斌還有點不服氣,他覺得趙楚昀沒見過什麼市面。

「行了,不說她了。」

趙楚昀當然知道周斌說這些話是為了安慰自己,涉外就算美女多,也沒多到這種程度。

因為秦琳容長得確實不錯,瓜子臉,白皙的皮膚,大概165的身高,精緻的五官,印象也就到這裡了,畢竟太多年沒見過面了。

當然,周斌也不完全是吹牛,秦琳容到了大學,頂多就是班花級別,和她差不多漂亮的女孩子確實有很多,比她漂亮的也不少。

不過相貌問題,沒有嚴格的標準,情人眼裡出西施,蘿蔔白菜各有所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審美。

「我們學校的校花就是我女朋友的老鄉。」

周斌瞅了眼門口,小聲說道:「要不要我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其實他也不確定自己有沒有這個面子,而且他也不認為趙楚昀能追到「校花」。

只是男生都喜歡吹點牛皮,比如我認識那個誰誰誰很牛逼,我還和他一起吃過飯,我們倆是兄弟,道理是想通的。

趙楚昀瞥了周斌一眼,心說你認識個屁,上一世校花影子都沒見着,那些漂亮的女孩子還是勞資自己「收羅」的。

「和你女朋友發展到哪一步了?」

趙楚昀閑得沒事就多八卦了一句。

「嗬嗬。」

周斌又瞅了眼門口,一手放在嘴邊做成喇叭狀,小聲回道:「該做的都做了,你懂的。」

趙楚昀一臉嫌棄,不過還是朝他豎起一個大拇指:「你牛逼!」

沒想到周斌還來勁了,他起身走過來,賤兮兮的說道:「那種事情很爽的,我告訴你,女朋友最好是找那種胸大屁股翹的,這樣掐起來· · · 」

說著說著,這狗東西還用手比划起來,而且越說越露骨,越說湊的越近,他以為趙楚昀是什麼都不懂的「雛兒」。

「滾滾滾。」

趙楚昀一把推開周斌,你特么的有口臭你不知道嗎,我還會不知道女人什麼滋味?

「嗬嗬· · · 」

周斌笑得很燦爛,他覺得發小惱羞成怒是在嫉妒自己,心說誰讓你復讀呢。

這狗東西覺得自己終於在某一方面比自己發小牛逼了,不過他也不敢太過嘚瑟。

趙楚昀繼續眯着眼睛躺在搖椅上,手裡拿着蒲扇時不時扇一下,周斌拿着遙控不停的換着電視台,風扇「嘎吱嘎吱」的吹着。

八月,透藍的天空,懸着火球似的太陽,雲彩好似被太陽燒化了,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整個小鎮像燒透了的窯磚,使人喘不過氣來,狗爬在地上突出鮮紅的舌頭。

外面的走廊很安靜,院里的幾個小孩估計躲在家裡看電視,大人都出去賺錢了,只有一些老人家坐在院子里的遮陰處嘮嗑,聲音很小,聽不清說什麼。

小院住着三十多戶人家,雖然偶爾有人會拌幾句嘴,但也還算鄰里和睦。

大家知道趙楚昀考上了大學,看到他都會說幾句好聽的話。

「楚昀,考的不錯啊。」

「我們院子里又出了個高材生。」

「你爺爺要是還在的話,肯定好開心。」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