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趙楚昀的睡椅就擺在門口,風徐徐的吹來,還能聽到蟬叫聲,這是上一世打打殺殺里難以奢求的寧靜時光。

「嗒,嗒,嗒。」

十點多的時候,走廊響起一陣高跟鞋的聲音。

「我老家來了。」

周斌抻着耳朵大概聽了三四秒說道。

「吃早飯了沒?」

果然,人還沒出現,聲音先到了。

「昨晚出去約會了?」

趙楚昀打趣道。

「切,小鎮還沒老娘看得上的人。」

周夏玉撇了撇嘴,一臉的不屑。

「你這打擊面大了點啊,你看不上我沒關係。」

趙楚昀朝周斌努了努嘴:「我覺得你和他在一起挺好的,倆人都姓周,以後生的孩子也姓周,相當周斌入贅了。」

因為計劃生育,周夏玉的父母又是雙職工,所以周夏玉是獨生女,她父母不止一次在院里說過「以後要招個上門女婿」這類話。

雖然是開玩笑的語氣說的,但多少也有幾分「真心實意」。

「嗬嗬。」

周斌尷尬的笑了兩聲,就繼續拿着遙控換着電視台,打算不接這茬,他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是錯。

周夏玉比趙楚昀和周斌都大幾個月,性格大大咧咧還有點潑辣,但是非常講義氣。

大概是受《古惑仔》這部電影的影響,她在三人中間一直扮演着「大姐大」的角色。

「你笑什麼?」

周夏玉不滿的瞪了眼周斌,心說你還敢看不上我?

其實周夏玉長的還行,身高160,長發,瓜子臉,雖然皮膚不算白皙也不會讓人覺得驚艷,但有一種英姿颯爽的感覺。

「不敢,不敢。」

周斌縮了縮脖子告了聲饒,周夏玉這才放過他,不過心裏還有點氣,於是又故意刺了他一句:「我怕我們倆以後生的孩子太矮了。」

「牛逼啊。」

趙楚昀幸災樂禍的瞅了眼周斌,發現他張了張嘴卻不敢反駁,一副很憋屈的樣子。

「讓你剛剛那麼嘚瑟,嘚瑟不起來了吧。」

趙楚昀心裏一陣暗爽。

「怎麼冰箱裏面什麼都沒有?」

周夏玉打開冰箱門瞅了眼,發現裏面只有幾支麵條,還有一些雞蛋和幾個西紅柿,不說麵包連牛奶都沒一瓶。

「肚子餓了,自己去下麵條。」

趙楚昀有時懶得出門就在家下碗麵條對付一餐,其實他也會做飯,只是很懶,而且一個人的飯菜也不好做,吃起來也沒滋沒味。

周夏玉也很懶,如果下麵條的話,家裡就有,她瞅了眼凳子上的半杯豆漿:「買早餐也不給我帶一份。」

這句話把周斌嚇了一大跳,他立即起身一臉討好的說道:「夏玉姐,我現在出去幫你買。」

「算了,算了。」

周夏玉擺了擺手:「現在都10點多了,等會就吃中飯了。」

說完,她就拿起凳子上剩下的半杯豆漿「咕咚,咕咚」喝起來,她也不介意趙楚昀的口水。

當然,如果這杯豆漿是周斌喝過的,周夏玉肯定不會喝。

趙楚昀也不意外,因為倆人從小在一個院子長大,喝一杯豆漿不算什麼。

小時候倆人還舔一根棒棒糖,嗦一支冰棍呢。

哪怕是上初中了,倆人還經常喝一瓶飲料,吃一個蛋筒,只是蛋筒一般都是周夏玉先咬幾口再扔給趙楚昀。

「啪!」

趙楚昀突然想起前天晚上買的倆盒餅乾好像沒吃完,就在周夏玉的翹臀上拍了一巴掌:「電視柜上好像還剩下點餅乾。」

「你要死啊,這麼用力。」

周夏玉有點吃痛,也報復性的在趙楚昀的胳膊上掐了一把,這才揉着屁股走向電視櫃。

倆人平時也這樣玩鬧,周夏玉到了初中還會跳到趙楚昀的背上讓他背回家,只是這次趙楚昀卻帶了點「色心」。

因為周夏玉今天穿的是一條緊繃的牛仔褲,緊繃的材質讓身材顯得更加纖細勻稱。

同時又顯得飽滿有彈性,看起來女人味十足。

其實周夏玉也在郡沙讀書,只不過她讀的是專科,畢業後就一直留在郡沙,在郡沙買房結婚生子,在趙楚昀重生回來前,已經兒女雙全了。

「曾經的小女孩長大了啊。」

趙楚昀心裏感慨了一句。

「中午吃什麼?」

周夏玉拿着餅乾就着豆漿,有點不倫不類。

「楚昀說中午他請客。」

周斌立即接過話,他還記着發小早上說的話。

周夏玉朝趙楚昀撅了噘嘴:「我不想再去那家店吃了。」

周夏玉說的那家店是趙楚昀經常去的一家快餐店,周夏玉的父母中午沒回家,她也就跟着趙楚昀混一餐,所以這個暑假她已經在那家快餐店吃過很多回了。

「不去。」

趙楚昀一臉嫌棄:「你一個女孩子那麼懶,以後怎麼嫁人啊?」

「哼。」

周夏玉得意的「哼」了一聲:「誰說女人一定要做飯的。」

正在這時,走廊的過道上又響起了腳步聲,只是這聲音有點沉悶,聲音越來越近。

「誰?」

周夏玉疑惑的朝趙楚昀問道。

趙楚昀還沒來得及回答,一個長相清秀的女孩子就出現在門口,手裡還提着倆個朔料袋,她笑着和周夏玉點了點頭:「我,我來做飯。」

「陶麗?」

周夏玉有點驚訝,她瞅了眼趙楚昀,發現他神情自然,應該是倆人約好的,於是熱情的招呼道:「快進來吧。」

「難怪大早上的就說中午請客吃飯。」

周斌嘴裏嘀嘀咕咕,他覺得發小太雞賊了。

趙楚昀的搖椅剛好擺在門口,有點擋道,陶麗對着他笑了笑,這才側着身子進去。

她也沒和其他人寒暄幾句,提着菜就直接進了廚房,接着廚房就響起了「乒乒乓乓」的聲音,大概是在洗一些瓜碗瓢盆。

客廳里一下變得很安靜,周夏玉和周斌神情有點古怪,這是什麼情況?

大家都是一個年級的,倆人自然認識陶麗,趙楚昀和她還是同班同學,只是沒聽說他們有什麼情況啊。

陶麗讀書時都是坐教室前三排,坐這些位置的學生大概分為三類:一是個子矮,二是學習成績好,三是人老實。

陶麗就屬於人老實那一序列,個子倒不矮有160左右,高中畢業就在菜市場幫她父母賣菜。

趙楚昀還不知道有個女生暗戀了自己三年。

這還是他重生回來後,有一天在街上碰到陶麗,陶麗叫住他「嘰嘰哇哇」的說了半天。

趙楚昀這才想起來,這個相貌普普通通的女生是自己的同班同學,可能還有點喜歡自己。

倆人自從那次「偶遇」後,陶麗也來過幾次趙楚昀的家,每次來都會幫他收拾下廚房,打掃衛生。

周斌和周夏玉也遇到過一倆次,只是做飯卻是第一次,大家都看得出來陶麗喜歡趙楚昀,但趙楚昀不喜歡她。

其實趙楚昀也委婉的拒絕過陶麗,但是陶麗假裝沒聽懂,依然過一段時間就會來一次。

趙楚昀還能怎麼辦,總不可能說「我不喜歡你,請你以後不要來了」這些話吧?

周夏玉想了想還是進了廚房,她打算打打下手。

按理說自己和趙楚昀的關係,應該算是這房子的半個主人,陶麗算是客人。

不過她剛進去就被陶麗支出來了,陶麗打算這餐飯自己一個人做,算是祝賀趙楚昀考上大學。

她給趙楚昀搞過衛生,還洗過衣服就差做一餐飯了。

陶麗的動作很快,廚房沒多久就有菜香飄出來,緊接着幾個菜就端上了桌,看樣子手藝還行,起碼看起來很有食慾。

「別咽口水了。」

趙楚昀走過去踢了周斌一腳:「買飲料去。」

「這是前夾肉。」

陶麗指着一盤青椒炒肉說道:「前夾肉炒的好吃些。」

其實陶麗的嘴皮子很利索,在菜市場沒有一張利索的嘴皮子也混不下去。

只是在趙楚昀面前有點緊張,不知道說點什麼好。

趙楚昀從另一個盤子里夾起一塊鹵牛肉塞進嘴裏,點了點頭:「味道不錯。」

「鹵牛肉是現成的好不好?」

陶麗尷尬的笑了笑,她本意是想趙楚昀嘗下自己的手藝。

周夏玉白了一眼趙楚昀,夾起一片瘦肉放進嘴裏嚼了嚼:「陶麗,你炒的真好吃。」

「那,那你多吃點。」

陶麗知道周夏玉這是在照顧自己的面子,她也知道周夏玉和趙楚昀的關係很好,她更加知道趙楚昀喜歡秦琳容。

「嗯,味道是不錯。」

趙楚昀本來就是故意逗一下陶麗,他把幾個菜都嘗了下給出個中肯的評價:「和我的水平差不多。」

「切。」

周夏玉是吃過趙楚昀炒的菜,雖然味道還行,但是和陶麗比起來還是差點。

「嘿!」

趙楚昀捏住周夏玉的臉蛋威脅道:「難道我炒的菜不好吃?」

「啊,好吃好吃。」

周夏玉歪着小腦袋,仰着小臉,只能妥協。

趙楚昀這才鬆開手滿意的點點頭:「那還差不多。」

周夏玉揉着臉蛋瞪着趙楚昀,兇巴巴的說道:「不要臉。」

趙楚昀「嘿嘿」一笑,還幫周夏玉夾了倆筷子菜:「有的吃還堵不住你的嘴。」

陶麗倒是不在乎誰炒的菜好吃,她很羨慕趙楚昀和周夏玉的關係,她自己也知道倆人不可能,一個是大學生,一個是賣菜的。

喜歡一個人久了就會變得很卑微,在感情上誰先示弱,往往都很容易變為弱勢的一方。

甚至最後演變成「舔狗」。

陶麗是趙楚昀的舔狗,趙楚昀又是秦琳容的舔狗,所以感情有的時候真的需要旗鼓相當。

如果不能夠勢均力敵的話,氣勢弱的一方往往會陷入被動當中。

喜歡一個人並沒有錯,可是在感情上一個人過於主動就是錯誤的。

當你成為舔狗的那一刻,就說明你已經輸了。

備胎終究還是很難轉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