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想了想又扔給黃毛一支,黃毛接過煙瞅了瞅:「哎喲,芙蓉王,處哥在哪裡發財?」

其實黃毛和車頭都知道趙楚昀去了市裡復讀,小鎮就那麼大,趙楚昀在街上也算是有名號的「混混。

何況還打過幾次架。

聽着黃毛的冷嘲熱諷,趙楚昀失笑的搖了搖頭,他對這種小混混完全失去了興趣。

說是混混其實就是街溜子,他們身上但凡超過二十塊錢都不可能站在這裡。

車頭也感覺到趙楚昀的變化,換成以前,他估計早就和黃毛嗆起來了,甚至已經動手了。

「復讀一年變化那麼大?」

車頭有點疑惑,不過他也覺得黃毛這樣很無趣,主要還是那個女孩子已經去郡沙讀書了。

「聽說你也考上了湖大?」

其實車頭很羨慕趙楚昀,誰不想上大學,這已經無關那個女孩子了,不過他還是試探着說道:「她也在那所學校吧。」

「靠,這他媽的原來是勞資以前的情敵啊。」

趙楚昀這才想起自己和車頭打架就是因為秦琳容,他在小巷子里堵過秦琳容,倆人就因為這事打了好幾架。

「你還喜歡她?」

趙楚昀笑了笑:「要不開學的時候和我一起去郡沙。」

車頭仔細觀察趙楚昀,發現他沒有挑釁和炫耀的意思,於是搖搖頭:「算了,我和你們是倆個世界的人。」

「錯了,我,你,秦琳容,我們是三個世界的人。」

趙楚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鬼使神差的又問道:「她應該放暑假了啊,你天天在街上沒碰到她?」

「沒有。」

車頭遺憾的回道。

他這個暑假還真的在街上多留意了一下,只希望能多看幾眼那道靚麗的身影,小混混也有權利緬懷自己的青春啊。

「看來這妞為了躲我,整個暑假都沒回來啊。」

趙楚昀笑着拍了拍車頭的胳膊,居然還安慰起來:「沒事,馬上開學了,再去校門口瞄個更漂亮的。」

鎮一中是封閉式管理,但每到周末學生還是可以出校的,很多小混混喜歡這個時候蹲在校門口看美女。

校門口有保安,他們不敢動手動腳,但是吹幾聲流氓哨,保安也不好說什麼。

特別是看到那些長得漂亮的,他們最起勁,經常嚇得那些女生都不敢出校門。

車頭愣了一下,突然覺得有點好笑,他沒頭沒尾的說道:「坡子和蛇拐,去年年底被抓了,出手太重,把一個學生的腿打斷了。」

「好像今年會判,有人說三年,有人說七年。」

說到這裡,車頭的情緒變得有點低落。

趙楚昀不認識什麼坡子、蛇拐,他拍了拍車頭的胳膊:「走了,保重。」

車頭若有所思的看着趙楚昀的背影,黃毛早就不爽了,忿忿不平的說道:「不就考個大學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車頭哥,你和他說那麼多做什麼,你不是和他有仇嗎,你看他理都不理我們,一副瞧不起人的樣子。」

黃毛說著還朝趙楚昀的方向啐了一口:「遲早有一天我混的比他好。」

「你看右前方的那家小飯店,老闆腳有點坡,他是這條街上的老混混,打架比我們狠多了,他腳也是打架的時候弄坡的。」

車頭叼着煙看着小飯店,老闆正一瘸一拐的抹着桌子:「聽說他以前是我們這條街混的最好的一個。」

黃毛不知道車頭這話的意思,一臉不屑的說道:「他年紀大了,現在是我們的天下了。」

車頭瞅了眼一臉青澀的黃毛,沒再說話,心裏卻暗暗想着,過完年就跟着舅舅南下,看能不能混出個人樣。

「你身上有多少錢?」

車頭吐掉嘴裏的煙屁股,用腳狠狠的碾了幾下問道。

「十五塊。」

黃毛一臉得意的說道:「昨晚在我爸的枕頭底下翻出來的。」

「進去看看有沒有機子。」

車頭推着黃毛就朝網吧走去,還一邊教導着:「下次記得翻褲兜,這點錢買包煙都不夠。」

「你不是說要比他混的好嗎,他都抽黃芙了。」

「找不着機會啊。」

「等你爸媽睡着的時候再翻。」

「噢。」

「明天記得買包芙蓉王,別讓我看不起你。」

「操,勞資今晚熬通宵。」

「不需要熬通宵,倆三點的時候最好,你偷到了就來網吧匯合,我在網吧等你。」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