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第二天,趙楚昀出門理髮去了,理髮店都集中在一條小巷子裏面,這條巷子里還有幾家遊戲廳,是他讀高中時最愛來的地方。

走在小巷子,趙楚昀感觸良多,路過遊戲廳的時候,還會停住腳步朝裏面看一看。

每台遊戲機前都坐着人,身後還站着幾個半大不小的男孩子。

這些男孩子可能是沒零花錢了,只能看着過過癮,也可能是在等機子。

「生意還是那麼好。」

趙楚昀嘀咕一句。

「楚昀,來剪頭髮啊?」

一個二十多歲的姑娘,長得一般,眼角還有顆明顯的黑痣,染着一頭金黃色的**浪,站在門口熱情的招攬着生意。

「是啊。」

趙楚昀笑了笑應道。

現在的理髮店,大家習慣叫它「髮廊」,理髮師大多還是女性,理髮還流行用刀片刮,叫「碎發」。

小鎮的髮廊很多,都是正正規規的理髮店,一個店只有一個人,既當老闆又當員工,最多帶個學徒,剪一次頭髮只要三塊錢。

「楚昀,還是按照上次那樣剪嗎?」

因為趙楚昀長的比較帥,剪的髮型又比較特殊,老闆娘對他的印象特別深刻,剪過一次頭髮連名字都記住了。

「對。」

趙楚昀點點頭:「和上次一樣。」

「要不要我重新幫你設計個髮型?」

老闆娘擺了擺趙楚昀的頭:「保證你到大學可以迷倒一大片女孩子。」

「就你那審美還迷倒一大片女孩子。」

趙楚昀透過鏡子瞅了眼老闆娘,笑着拒絕:「不用了,還是老樣子吧。」

老闆娘還覺得有點遺憾。

理完髮,老闆娘又建議打點摩絲,不過趙楚昀還是拒絕了。

摩絲是一種髮型固定劑,擠出來一種白色的泡沫,這種東西趙楚昀上一世也不打,啫喱水倒是用過幾次。

從理髮店出來後,趙楚昀頂着大太陽在街上走着,路過一家網吧的時候,他想起小鎮雖然不大,但是網吧有五六家。

幾家網吧好像還打過一次價格戰,本來一塊五一個小時,後面降到一塊,最低的時候降到五毛,也不知道夠不夠他們的電費。

不過那時候自己還挺高興的,連續在網吧鏖戰了倆天倆夜,還是被爺爺從網吧揪出來的,不然遲早在網吧猝死。

「都是傳奇惹得禍啊。」

趙楚昀失笑的搖搖頭,這時候的傳奇應該是最火的時候吧,熬夜升級打裝備,祖瑪一泡就是幾天幾夜。

走着走着,趙楚昀站在小鎮唯一的一個十字路口,左邊是超市,車站,上邊是鎮一中,右邊各種服裝店,五金店等等。

再往裡走還有菜市場,陶麗就住在那邊。

還有鎮上唯一的一家醫院,秦琳容家就住在那裡,當了倆年的「護花使者」,這條路太熟悉了,閉着眼睛都能走完。

小鎮不配有電影院,有個老電影院但已經倒閉很多年了。

但是有個溜冰場,那裡除非是班級包場舉行班級活動,要不然就是混混窩。

趙楚昀一路走,一路回憶,太陽很曬就盡量繞在樹蔭下面。

「處哥!」

這聲突兀的「處哥」讓趙楚昀怔了怔,他四處張望一下,發現一個黃毛朝自己使勁的揮着手,這才想起來「處哥」就是自己的外號。

「處哥」的由來也很簡單,就是「楚哥」叫多了,就變味了。

都是沒文化惹的禍,三聲和四聲都不分。

在街上混的人基本上都有外號,趙楚昀已經很多年沒聽到這個外號了,他也非常討厭別人這樣叫他。

這個外號太不友好了,這讓那些女孩子聽到怎麼想,自己還怎麼混夜總會?

再牛逼的人物,一聲「處哥」,那也得破防啊。

不過趙楚昀遲疑一下,還是朝黃毛走了過去。

「這呢,怎麼,考上大學就不搭理我們了?」

黃毛初中就輟學了,別說大學生就算是高中生,他都有一種天然的敵視。

趙楚昀對黃毛沒一點印象,倒是對他旁邊那個穿着牛仔喇叭褲,個子高高的,頂着個「雞窩頭」的混混有點印象,倆人好像還打過幾次架,外號叫車頭。

「呵呵。」

趙楚昀乾笑倆聲沒搭理黃毛:「車頭,上網呢?」

「嗯。」

車頭不自然的點點頭。

倆人打過幾次架,趙楚昀是重生回來的,倆人的心態自然不一樣。

趙楚昀掏出黃芙扔給車頭一支,想了想又扔給黃毛一支,黃毛接過煙瞅了瞅:「哎喲,芙蓉王,處哥在哪裡發財?」

其實黃毛和車頭都知道趙楚昀去了市裡復讀,小鎮就那麼大,趙楚昀在街上也算是有名號的「混混。

何況還打過幾次架。

聽着黃毛的冷嘲熱諷,趙楚昀失笑的搖了搖頭,他對這種小混混完全失去了興趣。

說是混混其實就是街溜子,他們身上但凡超過二十塊錢都不可能站在這裡。

車頭也感覺到趙楚昀的變化,換成以前,他估計早就和黃毛嗆起來了,甚至已經動手了。

「復讀一年變化那麼大?」

車頭有點疑惑,不過他也覺得黃毛這樣很無趣,主要還是那個女孩子已經去郡沙讀書了。

「聽說你也考上了湖大?」

其實車頭很羨慕趙楚昀,誰不想上大學,這已經無關那個女孩子了,不過他還是試探着說道:「她也在那所學校吧。」

「靠,這他媽的原來是勞資以前的情敵啊。」

趙楚昀這才想起自己和車頭打架就是因為秦琳容,他在小巷子里堵過秦琳容,倆人就因為這事打了好幾架。

「你還喜歡她?」

趙楚昀笑了笑:「要不開學的時候和我一起去郡沙。」

車頭仔細觀察趙楚昀,發現他沒有挑釁和炫耀的意思,於是搖搖頭:「算了,我和你們是倆個世界的人。」

「錯了,我,你,秦琳容,我們是三個世界的人。」

趙楚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鬼使神差的又問道:「她應該放暑假了啊,你天天在街上沒碰到她?」

「沒有。」

車頭遺憾的回道。

他這個暑假還真的在街上多留意了一下,只希望能多看幾眼那道靚麗的身影,小混混也有權利緬懷自己的青春啊。

「看來這妞為了躲我,整個暑假都沒回來啊。」

趙楚昀笑着拍了拍車頭的胳膊,居然還安慰起來:「沒事,馬上開學了,再去校門口瞄個更漂亮的。」

鎮一中是封閉式管理,但每到周末學生還是可以出校的,很多小混混喜歡這個時候蹲在校門口看美女。

校門口有保安,他們不敢動手動腳,但是吹幾聲流氓哨,保安也不好說什麼。

特別是看到那些長得漂亮的,他們最起勁,經常嚇得那些女生都不敢出校門。

車頭愣了一下,突然覺得有點好笑,他沒頭沒尾的說道:「坡子和蛇拐,去年年底被抓了,出手太重,把一個學生的腿打斷了。」

「好像今年會判,有人說三年,有人說七年。」

說到這裡,車頭的情緒變得有點低落。

趙楚昀不認識什麼坡子、蛇拐,他拍了拍車頭的胳膊:「走了,保重。」

車頭若有所思的看着趙楚昀的背影,黃毛早就不爽了,忿忿不平的說道:「不就考個大學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車頭哥,你和他說那麼多做什麼,你不是和他有仇嗎,你看他理都不理我們,一副瞧不起人的樣子。」

黃毛說著還朝趙楚昀的方向啐了一口:「遲早有一天我混的比他好。」

「你看右前方的那家小飯店,老闆腳有點坡,他是這條街上的老混混,打架比我們狠多了,他腳也是打架的時候弄坡的。」

車頭叼着煙看着小飯店,老闆正一瘸一拐的抹着桌子:「聽說他以前是我們這條街混的最好的一個。」

黃毛不知道車頭這話的意思,一臉不屑的說道:「他年紀大了,現在是我們的天下了。」

車頭瞅了眼一臉青澀的黃毛,沒再說話,心裏卻暗暗想着,過完年就跟着舅舅南下,看能不能混出個人樣。

「你身上有多少錢?」

車頭吐掉嘴裏的煙屁股,用腳狠狠的碾了幾下問道。

「十五塊。」

黃毛一臉得意的說道:「昨晚在我爸的枕頭底下翻出來的。」

「進去看看有沒有機子。」

車頭推着黃毛就朝網吧走去,還一邊教導着:「下次記得翻褲兜,這點錢買包煙都不夠。」

「你不是說要比他混的好嗎,他都抽黃芙了。」

「找不着機會啊。」

「等你爸媽睡着的時候再翻。」

「噢。」

「明天記得買包芙蓉王,別讓我看不起你。」

「操,勞資今晚熬通宵。」

「不需要熬通宵,倆三點的時候最好,你偷到了就來網吧匯合,我在網吧等你。」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