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開局校花深情告白,我卻只想逃小說試讀整篇 第8章_芙楓小說
◈ 第7章

第8章

9月1號,周斌和周夏玉已經回了郡沙,趙楚昀也開始收拾行李,準備去學校報到。

錄取通知書、駕照、錢包、一台戴爾筆記本、幾套換洗的衣服,就是他所有的東西。

大姑有點不放心上午也來了,她看着床上的一個雙肩包和地上的黑色拉杆箱,箱子不大還沒裝滿,張嘴問道:「你就這點東西?」

「不然呢?」

趙楚昀躺在床上玩着手機:「我倒是想把這張床搬過去,不然晚上認床睡不着。」

「給我好點說話。」

大姑走過去揪着趙楚昀的耳朵:「再檢查一遍,看錄取通知書,身份證這些東西帶好了沒有,還有車票。」

「姑,你輕點,痛。」

趙楚昀只能老老實實的坐起身子,一臉無奈的說道:「大姑,我都檢查很多遍了。」

大姑盯着床上的被子,趙楚昀知道她在想什麼,連忙阻止:「大姑,這些東西學校都會發,不需要從家裡帶,你也不想想一年交那麼多學費呢。」

大姑不知道學校會不會發,但是一年大幾千的學費,倆床被褥又沒多少錢,大學應該沒那麼小氣。

她看了眼趙楚昀發現他還挺坦誠的,不像小時候撒謊的樣子,這才打消疑慮:「桶子,開水壺,牙刷,帕子這些東西呢?」

「姑,我的好姑姑,你饒了我吧。」

趙楚昀徹底投降了,一把摟住大姑:「一個桶才幾塊錢,你要我提着擠火車,你也太不心疼你侄子了吧。」

「噗。」

大姑忍不住笑了一聲,她也覺得自己節省的過分了,於是輕輕的推了趙楚昀一把:「都大學生了還撒嬌。」

其實她還挺享受趙楚昀的撒嬌,畢竟就這麼一個侄子,小時候還是自己帶大的,現在還那麼有出息。

在大姑的心裏,考上大學就是有出息。

因為大姑生了一兒一女,兒子比趙楚昀小倆歲,初中畢業就南下廣州打工了,女兒上初三,學習成績也很差,別說考大學,高中都考不上。

「這六千是你爸給你的學費。」

大姑從一個帆布袋裡掏出一個塑料袋,緩緩的解開:「他前兩天就打給我了,我剛剛才去銀行取出來。」

「你爸還是關心你的。」大姑想了想又補充一句。

對於自己的這個哥哥,大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好的一個家就給他弄成這樣子。

「嗬嗬。」

趙楚昀接過錢,玩笑似的問道:「大姑,這錢是你替他給的吧?」

「死孩子,你說什麼呢。」

大姑打了下趙楚昀,又從包里拿出兩個紅包:「這才是我和你小姑的,我們能力有限,只有一千,你要是生活費不夠了就給大姑打電話。」

大姑本來還想幫趙楚昀辦升學酒,但是趙楚昀拒絕了,大姑覺得有點可惜,辦升學酒可是能收不少紅包的。

趙楚昀笑呵呵的接過紅包,摟着大姑說道:「等我賺錢了再好好孝順你和小姑。」

「行,我等着。」

大姑一臉慈祥的笑着,突然好像又想起了什麼,一臉嚴肅的說道:「不過你先給我好好讀書,不準到外面瞎混。」

「看來大姑是給自己搞出心理陰影了。」

趙楚昀收起嬉皮笑臉,一本正經的說道:「大姑,我早就不瞎混了,你看我這個暑假多老實。」

趙楚昀這個暑假確實很老實,沒惹一點禍,大姑還覺得有點奇怪,不過總歸是好事,她心裏還挺欣慰。

要是這個侄子又和自己的哥哥一樣,這還怎麼得了。

大姑點點頭,突然又小聲的問道:「她和你打電話了嗎?」

趙楚昀自然知道大姑說的那個她是誰,老老實實的回道:「打了,開學那天會去接我。」

「有些事情不怪你媽媽。」

同為女人,大姑這句話是發自內心的,而且她也希望趙楚昀到了郡沙有個人照看,畢竟這個侄子太不讓人省心了。

「行了,大姑你去做飯吧,我肚子餓了。」

趙楚昀不想聊這種話題,大姑搖搖頭,不過還是去給這個讓人頭大的侄子做飯了。

趙楚昀躺在床上掂了掂手裡的倆個紅包和六千塊錢,心想自己也鹹魚倆個月時間了,到了郡沙是該賺錢了。

起碼倆個姑姑還是要好好孝順的,上一世就很遺憾,雖然後面賺了錢,也叫周斌給倆個姑姑帶過幾次錢,但是人都回不來總是缺憾。

其實趙建設也給趙楚昀打過一次電話,表示學費不需要擔心,他會想辦法,趙楚昀也能在電話里聽出他的驕傲,畢竟兒子考上大學還是值得驕傲的一件事情。

只是趙楚昀也知道像趙建設那樣的人,身上不可能拿得出六千塊錢,估計連存摺是什麼樣子,他都沒見過。

第二天一大早,趙楚昀就被大姑的電話吵醒了,大姑本來是要送他去火車站的,但是趙楚昀拒絕了。

於是大姑怕他趕不上火車,早上六點多就開始打電話。

小鎮坐巴士到火車站需要倆個多小時,火車票是11點多的,坐綠皮火車4個多小時到郡沙。

早上8點的時候,趙楚昀才把所有的窗戶關上,斷了電,鎖好一扇掉了漆的木門,再鎖上一扇滿是鐵鏽的防盜門,拉着一個箱子,背着雙肩包,戴着墨鏡出門。

「下次回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趙楚昀回頭看了一眼,他覺得爺爺去世後,這套房子也就失去了「家」的意義。

院子里大早上就有一些老人家一邊摘着菜一邊聊着天,大家見到趙楚昀都熱情的客套起來。

「楚昀,上大學去了?」

「放假了記得回來。」

「寒假就到我家裡吃飯。」

「現在都不缺一口吃的,到誰家都行,除夕就到我家來吃。」

· · · · · · ·

趙楚昀取下墨鏡,面帶微笑的應承着:「好,好,放假了就回來。」

人的年紀大了就容易觸景傷情,小院就三十多戶人家,這些小孩子都是她們看着長大的,趙楚昀家這樣的情況,她們都覺得趙楚昀可憐,嘮嗑的時候還經常罵趙建設不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