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嫻妃:曦兒開心就好!

看來她提前寫信告訴爹娘,曦兒喜歡金子,是正確的選擇!

嫻妃抱着尉遲曦又去找了她的哥哥,一圈親戚見下來,尉遲曦懷裡抱着許多金飾了。

尉遲曦笑得嘴巴都咧到了耳後根。

哪怕這些金飾不輕,她都死死的抓着,堅決不讓別人幫她拿。

開玩笑,這可是銀錢啊!

嫻妃沒好氣的伸手輕輕的點了點她的額頭,「這麼財迷?」

「也不知是像誰。」

她和陛下,都將銀錢看的不是那麼重要呀。

主要是,她和陛下都不缺錢。

嫻妃雖然沒有多餘的銀錢打金鎖,但銀錢也是夠用的。

【你們不懂!!】

【有銀錢才有底氣!!】

「這些金飾太重了,娘幫你收着,可好?」

尉遲曦:!!!

來了來了,傳說中的『爸爸媽媽先幫你收着壓歲錢,收着收着就沒了!』

【嗚嗚嗚嗚,我不要!收着收着,就沒了!】

嫻妃:……她是那樣的人嗎?

嫻妃輕聲開口,「娘幫你打了一個檀木盒子,就幫你收在裏面,可好?」

尉遲曦猶豫了一下,還是鬆開了小手。

沒辦法,這些金飾,實在是有些重了。

現在她也感覺到肚子有點疼了。

因為一直壓在她肚子的部位。

嫻妃包起來,遞給秋香,讓秋香給她們送回去。

嫻妃抱着尉遲曦準備去葉夫人身邊,結果剛走沒幾步,就聽到一聲尖叫聲,嫻妃回眸的瞬間,一人快速逼近她。

手臂一空,懷裡的曦兒不見了!!

嫻妃瞪圓了眼睛,尖叫出聲,「抓刺客!!」

「刺客擄走了小公主!!」

人群騷動了起來,喧鬧聲不斷。

那刺客身形矯健,趁着混亂,就要將尉遲曦帶走了。

尉遲曦:……

這是哪位找來的刺客啊。

還在滿月宴對她動手,真是!

尉遲曦想了一下,張開嘴巴,「啊嗚嗚嗚嗚——」

她哭的驚天動地,這刺客想要隱入人群都不行!

很快,四周的人就散開,刺客的身形也被暴露了。

刺客;……

那人不是說這小公主最是乖巧聽話了嗎?!

他娘的,你們管這叫聽話?!

就在他暴露身形的一瞬間,景懷安就提劍攻了過來,刺客一隻手抓着尉遲曦,一隻手和景懷安對戰,竟也不落下風。

尉遲曦:……

呃……腦漿都要給搖出來了!

能不能放下她再打?!

刺客虛晃一招,想跑,卻被趕來的禁軍圍住,刺客立馬將刀架在尉遲曦的脖子上,「不許過來,若是過來,我立馬殺了她!」

尉遲曦:!!!

【刺客大哥啊,刀下留人啊!!!】

【我還只是個小嬰兒啊,你怎麼下得了手!!】

德武帝一過來,就聽到尉遲曦在嚎叫。

刺客看到德武帝,立馬對他開口,「皇上,這可是你最疼愛的小公主,你也不想她有事吧?」

「現在立馬寫詔書,自願退位。」

尉遲曦:???

【勇啊,少年!你怎麼敢的!】

竟然敢讓德武帝自己下台?

呵呵?

你白日做夢呢?

德武帝也覺得,這人是有些勇敢在身上的。

「誰告訴你,她是朕最疼愛的小公主了?」

德武帝語氣淡淡的,配上他那張冷淡的死人臉,瞧着就像在說『這世界上沒有能讓朕亂心神的人!』

刺客愣了。

文武百官愣了。

嫻妃也愣了。

尉遲曦……沒愣。

這才是暴君人設嘛!

暴君怎麼可能會在意旁人的死活?

不得不說,暴君這麼說,反而讓尉遲曦鬆了一口氣。

很好,看來,沒穿錯書!

冷酷無情的暴君出現了!

但是!

【相處了一個月了,沒想到你竟這般狠心!】

【哼!暴君就是暴君!再對你好,我就是狗!】

尉遲曦仗着自己小,旁人聽不到自己的心聲,肆無忌憚的在心裏吐槽。

卻不知,這些話都讓人聽到了。

德武帝:……

臭丫頭!

刺客不敢置信的尖叫出聲,「不可能!」

「如果你不在意她的話,為什麼會帶着她上朝?!」

「為什麼會給她賜名,還賞賜那麼多東西。」

刺客本來以為自己拿捏住了德武帝,結果德武帝不吃這一套,這讓他怎麼能接受?

尉遲曦:……

【你發瘋就發瘋,你別傷到我啊!哥們!】

【這刀能不能挪開一些呀?刀劍無眼啊!】

對於刺客的激動,德武帝就顯得平靜多了,「那又如何?」

「朕的哪個孩子,沒有賜名沒有賞賜?」

刺客:……他竟無言以對!

「但你帶她上朝了,她是不一樣的!」

德武帝聳肩,「若是你這般想,心裏痛快些,便這般想吧。」

話里話外的意思,完全沒有要救下尉遲曦的意思。

嫻妃在一旁哭着求德武帝,「陛下,臣妾求您,救救曦兒吧!」

刺客一看這場景,心裏已經開始有些亂了。

本以為,抓住尉遲曦,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怎麼現在瞧着,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啊。

尉遲曦嘆氣。

【哎!暴君怎麼可能會有在意的人呢?你這刺客,調查的不仔細啊!抬走,下一個!】

德武帝:……很好,還有空講笑話,看來,曦兒的承受能力比他想像中還要強大。

就在刺客絞盡腦汁想着要怎麼讓德武帝下位時,景懷安不知道什麼時候繞到了他身後,伸手一把捏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扳。

「啊——」

刺客尖叫了一聲,一聲清脆,他手腕的骨頭碎了,手也沒了力氣,手中的劍脫落掉地。

景懷安沒給他反應的機會,直接一腳踢在他的腿窩,刺客慘叫了一聲,另外一隻手將尉遲曦一丟,景懷安似乎早料到他會有這樣的舉動,飛身而起,接住尉遲曦,將她穩穩的抱在懷裡。

尉遲曦:!!!

得救了!!

景懷安也鬆了一口氣,要是尉遲曦出事了,他可就麻煩了!

他就要去保護那群皇子了……

想想都頭疼。

景懷安看向刺客的眼神,就彷彿在看一個仇人。

就是你!!

害得我差點要去貼身保護那群臭小子!!

景懷安目光冷厲,一甩袖袍,袖裡的暗器飛出,將他的小腿釘在了地上。

刺客跑不掉了,想吞毒藥自盡,一旁的禁軍立馬上前,一把掐住他的嘴巴,將毒藥包從他嘴裏扣出來。

刺客一臉絕望。

就在這時,暗處忽然射出一支箭來。

明顯是想要了刺客的命。

景懷安抬起腳,踹飛一顆小石子,小石子砸在箭矢上,箭矢偏離了原本的軌道,扎入了一旁的地面上。

【呵!天真,男主想要留下的活口,豈是你們這些炮灰能解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