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家反派讀我心後人設都崩了小說 第4章_芙楓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尉遲曦一醒來,就被秋香拉起小jiojio換尿片,就是一塊布片。

尉遲曦:……

怪羞澀的。

這就是有人伺候的日子嗎?

「好妹妹,我也不想的,只是那簪子對我來說,實在是重要。」

尉遲曦:?

嗯?

這人是誰啊?

【只恨我現在是個小嬰兒!這身板兒,想看熱鬧都不行!】

嫻妃、德武帝:……

得,這個小祖宗醒來了。

「娘娘,小公主醒來了。」

秋香幫尉遲曦換了尿片,一看她醒來,立馬抱起尉遲曦遞給嫻妃。

【哇!秋香,你就是我的神!你怎麼知道我離不開我的娘?!】

對嘛,親生兒要和娘親無時無刻都待在一起!

嫻妃、德武帝兩人同時朝着秋香看過去。

嫻妃:?秋香是曦兒的神,那我這個親娘呢?不過曦兒說離不開我,嘻嘻。

德武帝:……一個小小婢女,能當公主的神?還有,為什麼是離不開親娘?

就不能,離不開親爹?

被兩人的目光注視着,秋香身子抖了一下,連忙將尉遲曦塞嫻妃懷裡,她立馬退下,站到一旁去了。

德武帝目光從她身上離開,落在了尉遲曦身上。

想看女兒。

好不容易拉着德武帝過來一趟的德妃:……

陛下的眼睛都要黏在那個狐媚子嫻妃身上了!

那狐媚子剛剛生了孩子,有什麼好看的!

瞧那臉,白的跟下一秒要去世似的!

德妃手裡的手帕都要絞碎了。

她方才也是聽春香來報,說皇上親自來看了這個狐媚子,還給小公主賜名了,不但如此,還賞賜了不少好東西!

這讓德妃怎麼能忍受?

可不得趕緊拉着陛下過來,讓陛下看看她派人埋下的那個『好東西』!

「好妹妹,你看,要不就讓我找找吧!」

「若是實在找不到,我也好死心不是?」

德妃溫柔的笑着,再次開口。

陛下,看我!

尉遲曦頓時來勁了。

【哦豁,蛇精來了!】

【你哪裡是要來找什麼簪子的呀,你就是來要我娘命的!】

【我苦命的娘啊!】

嫻妃:……

等等,曦兒,你先莫要哭喪了,娘還沒死呢!

德武帝:……

蛇精?

德武帝看了德妃一眼,德妃畫著妖嬈的妝容,她的腰肢很細,原先,德武帝是最喜歡她那盈盈一握的腰了。

現在瞧着卻真的有點像是蛇成了精。

德武帝;……

以後再也無法直視德妃了。

德妃見德武帝瞥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似有些嫌棄的樣子。

德妃差點沒氣得吐出一口血來。

以前愛我的時候恨不得時時刻刻看着我,現在膩了是吧!

嫻妃收回自己的思緒,虛弱的笑了笑,「姐姐丟了東西,本該妹妹同姐姐一起尋的,可是現在,妹妹身體實在是不適……」

「只能辛苦姐姐自個兒尋了。」

「無妨。」見她應下,德妃鬆了一口氣,笑着開口,「倒是姐姐叨擾妹妹了。」

德妃給身邊的婆子使了一個眼色,那婆子帶着丫鬟們開始找了起來,在這裏面沒找到,又去了房外,將她那棵桃樹四周挖了一個遍,都沒找到她讓春香藏的東西!

難不成春香叛變了?!

怎麼可能?!

她可給了春香不少好處啊!

德妃有些懵了,不知道自己是哪裡出了錯!

春香明明說了,她藏好了的!

難不成,那個小賤蹄子騙了她?!

「娘娘,不在……」婆子帶着一群丫鬟回來了。

德妃臉上的笑容都有些穩不住了,「看來的確不在這裡。」

「叨擾妹妹了。」

德武帝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既然知道叨擾了,還不快些回你的長清宮去?」

德妃:???

她都不知道她怎麼就惹惱陛下了。

「是,臣妾這就告退。」

德妃委屈巴巴的瞅了德武帝一眼,扭身離開了。

尉遲曦看了一出好戲。

【啊?這就走了啊?我還以為她還有別的辦法呢!真是……】

【不刺激。】

嫻妃、德武帝:……

尉遲曦看了德武帝一眼,心裏納悶。

【我爹咋還不走啊?他不是最兢兢業業了嗎?】

【不過再兢兢業業也沒用!要不了三年就……哎!】

德武帝:……

他沒出聲,就是在等着她繼續往下說,要不然,他怎麼會陪着德妃來?

還不是為了來聽女兒的心聲。

結果她又說一半就不說了!

德武帝這心裏就似有一隻貓爪子,在撓啊撓,讓他心痒痒的,恨不得直接問:快告訴朕,到底是怎麼回事?!

要不了三年就會發生什麼事?!

可是他不能,若是知道他能聽到她的心聲,她可能以後都不會在心裏說什麼了。

德武帝等了許久,見她不再說什麼,心裏有些失望,卻也只得先離開。

他起身,嫻妃立馬開口,「恭送陛下。」

德武帝:……

怎麼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讓他離開呢?

德武帝不死心的看了尉遲曦一眼,可是尉遲曦眼裡只有她的美貌娘親。

【嗚嗚嗚嗚,我娘真美,我以後肯定也不賴吧!】

【娘啊,你啥時候再給我打一個金鎖啊,這玩意兒,我真不嫌多啊。】

嫻妃:……

德武帝:……你求求朕,朕給你打!你娘沒銀錢了!

德武帝想的是對的。

嫻妃的銀錢也只夠打這一個金鎖,剩下的銀錢是要留着在宮裡打點的。

她沒想到,女兒竟這般喜歡金鎖。

嫻妃垂眸,看來,下次她得寫信給爹,哭哭窮,讓爹弄點銀錢給她,她再去給女兒打金鎖!

德武帝始終沒聽到自己想要聽的消息。

他邁步走到了門口,忽然腳步一頓,側身開口,「明兒個起,朕過來帶曦兒上朝。」

說完,也不管嫻妃多震驚,直接邁步離開了。

嫻妃:……

陛下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了?

尉遲曦:???她爹是不是腦子不正常了?!

不是,按照劇情不是這樣的啊!

怎麼她一來,劇情都亂套了?!

啊不對,應該是人設都崩了!

她娘不該是這樣的,她爹也不該是這樣的啊!

但是!

去上朝比在這裡躺着睡覺好玩。沈晚瓷p>

尉遲曦覺得,去上朝似乎也不錯。

嫻妃倒是有些憂愁,「陛下不曾多抱一會兒曦兒,為何忽然要帶着曦兒去上朝?」

「陛下……」

到底是喜歡曦兒,還是想將曦兒拿來當靶子?

這到底是恩寵,還是砒霜?

秋香卻比嫻妃樂觀多了,「娘娘,依奴婢看,陛下這是喜歡咱們公主呢!」

「哪怕是那些個皇子,都沒有被陛下帶上朝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