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家反派讀我心後人設都崩了小說 第5章_芙楓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傻秋香,正是因為如此,我娘才擔心呀!】

【我娘這是擔心我被我爹捧殺呢!】

【但娘,你真的不用擔心,我爹還算正直的,他雖然有時候兇殘了點,但那都是對敵人啊,我好歹是他的血脈。】

原書內容是,她長大後被接到宮裡,但德武帝也沒對她怎麼樣,反而給了她公主應該有的東西,只是……

她自己蠢呼呼的湊上去給男女主角送經驗了,然後就嘎了!

嫻妃聽着她內心的這些話,一時間五味雜陳。

她的曦兒,太過聰明了!

她尋思,過段時間,要帶曦兒去拜拜佛祖。

尉遲曦喝了奶,又睡過去了。

迷迷糊糊間,她醒來了一次,就聽到秋香壓低聲音說,「娘娘,一切都辦妥了。」

「嗯,你也歇息吧。」

是她娘的聲音,之後,便是溫柔的掌心輕輕的拍着她的臀部,嫻妃哼着小曲兒,沒一會兒,尉遲曦就又再度睡沉了。

……

尉遲曦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在德武帝懷裡了,她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金碧輝煌的房梁。

尉遲曦:!!!

【啊啊啊啊啊,這房梁都是黃金做的吧?爹,我的親爹啊,賜我一根吧!!】

【我願奉你為神!!!】

德武帝這會兒正沉着臉聽着下方宦臣的話,腦海里忽然就出現了這聒噪的奶音。

他就知道,他的女兒醒來了。

低頭一看,就對上了小傢伙發光的雙眼。

他似乎從她眼睛裏看到了閃閃發光的金子。

下方跪着的丞相再次磕頭,「陛下,小女從小恪守禮儀,斷斷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呀!請陛下明鑒啊!」

尉遲曦:?

嗯?!

這人又是誰?

小女?

誰啊?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德武帝瞧着她那滴溜溜的眸子,心裏覺得有些好笑。

他看向丞相,「蘇丞相這意思是,覺得朕眼瞎心盲了?」

「德妃昨兒個說丟了東西,卻沒想到,她丟的根本不是什麼簪子!」

「而是寫着朕名字的稻草娃娃啊,丞相是沒見着那個稻草娃娃,那稻草娃娃的身上扎滿了針。」

「這東西可是從德妃的枕頭下找出來的!」

「你卻說,她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那就是覺得朕錯了?」

蘇丞相匍匐在地,瑟瑟發抖,「陛下冤枉啊!」

「小女對您的感情天地可鑒啊!」

尉遲曦心裏嘖嘖兩聲。

【天地說,這我們可不敢鑒啊!那玩意兒本來是德妃拿來對付我娘親的。】

【現在她也是自食惡果了!】

【還有你這個老禿頭!你還好意思在這裡哭,之前朝廷賑災的銀兩,你吞的時候,咋不見你為了那些百姓掉兩滴淚?】

【現在你可是委屈了?那些百姓的委屈找誰說去!】

德武帝帶尉遲曦來上朝,就是想試探試探看看,這文武百官里,還有沒有誰是奸臣。

倒沒想到,這試探還是有效果的。

他雖然不知道三年後會發生什麼,但只要他將奸臣都除了,將這些禍害都斬了,那他就不必擔心三年後的事情了。

只要壞東西一死,那三年後的事情,也傷不到他了。

「不必再說,朕心意已決。」

德武帝可不敢留這麼個妃子在自己身邊。

畢竟,一個敢用他去陷害別人的女人,怎麼可能對他真心?

蘇丞相聞言,雙眼一翻,直接暈了。

德武帝冷冷一笑,「來人,將蘇丞相送出宮去,別死在金鑾殿上,朕嫌晦氣!」

尉遲曦:!!!!

【霸氣啊我的爹!!你好帥啊啊啊啊,對對對,讓他滾!】

德武帝倏然聽到她這個心聲,心裏燙帖,以前只聽說,女兒是那貼心小棉襖,他不以為然,畢竟他之前都沒有女兒。

那些個兒子小時候又調皮搗蛋的很,長大了又一個個的都懼怕他。

倒是這個小女兒,很是了解他,與他的三觀也一致。

甚得他心啊!

【爹,快去查當年賑災的事情,現在可是個好機會啊!】

尉遲曦默默的握緊小拳頭,恨不得立刻長大,親眼去看這個混賬怎麼被斬殺的。

這種不為民想的人,簡直不配當官!

德武帝唇角微微揚起,他也正有此意。

蘇丞相被拖下去了,不少人都有些忌憚,他們沒想到,德武帝會這麼不留情面,蘇丞相都多大歲數了?

也是說拖出去就拖出去呢!

他們可不認為,自己能比蘇丞相抗揍。

蘇丞相也真是慘啊!

就在這時,大將軍上前一步,掀袍跪地,「啟稟皇上,此次攻打月國,我軍大獲全勝!」

「月國已投降,並且將他們的太子送到我國當質子。」

「如今那質子已到,還請皇上安排!」

大將軍這一番話,讓眾臣士氣大漲!

好啊!

贏的好啊!

每個人臉上都洋溢着喜悅,已經將那蘇丞相的事拋到腦後了。

【我的媽呀!】

尉遲曦倒吸了一口涼氣。

【警告警告!男主來了啊,我的爹!!】

【這可是這個世界的天選之子!!】

【千萬要好好安頓他了,不然以後,他打起咱們元國來,可是不會手軟的!】

【爹,你可千萬不要對他動殺心啊,你是殺不死他的!】

【不僅如此,還會增加他對我們元國的怨恨。】

尉遲曦好急啊,恨不得馬上長大學會說話,好好和她爹說道說道。

但她現在只是個小嬰兒!

根本就不會說話啊。

張開嘴巴就是:阿巴阿巴,啊嗚啊嗚,啊哦啊哦。

沒有一個正確的字!

尉遲曦:穿成嬰兒的我,好心累!

德武帝沉了沉眉。

呵。

天選之子?

天選之子難道不是他嗎?

是那個什麼質子?

殺不死?

德武帝眯了眯眼睛,他忽然開口,「那便將質子先關押起來吧!」

殺不死?

不確定,殺一次試試。

德武帝可不願意養虎為患。

這樣的人物,自然是趁其小,先掐死了再說。

他一手打造的帝國,他可不想多年後毀於一旦。

尉遲曦瞪圓了眼睛,不敢置信。

但是意外的,她又覺得這很符合暴君的人設。

小說劇情里,也的確是這樣的,暴君將質子關押了起來,雖然沒有苛待他,但也限制了他的自由。

一些皇子更是以欺負質子為樂。

所以最後,質子和女主一起將這個元國,滅掉了。

哎……算了,誰讓她現在還太小了呢?

根本改變不了什麼事情,她還是要想辦法修鍊,以後要是真到了那一步,至少能保證自己跑路。

哦不,要帶着美貌娘親一起跑,她給金鎖,是好人捏!

至於這個暴君……

哎!

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