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家反派讀我心後人設都崩了小說 第6章_芙楓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只是,如今她連打坐都不行……

只能等學會坐了以後,才能打坐吸納靈氣來修鍊了。

就尉遲曦這一晃神的功夫,德武帝已經讓太監宣布退朝了,退朝後,德武帝抱着尉遲曦去了御書房。

大將軍亦步亦趨的跟在德武帝身後,顯然還有事情要說。

進了御書房,德武帝讓太監閑雜人等都先出去。

他看向大將軍,「尹愛卿,還有何事?」

尹伯忠撩袍跪地,「皇上,月國雖是收服了,但是月國那麼多百姓……」

「皇上打算如何處置他們?」

德武帝低眸看向他,「尹愛卿對這些百姓,有何想法?」

尹伯忠聞言,額頭上冷汗淋淋,他不知道皇上的意思,皇上這是真心問他?還是想要試探他?

尹伯忠硬着頭皮開口,「依微臣看,罪不及百姓,他們也願意投誠,不如就放他們一條生路。」

「讓他們繼續在自己所在的城池生活。」

這想法,倒是和德武帝的想法一致了。

但尹伯忠很少在宮中,他在外打仗的日子多,因而也不清楚這位皇上的秉性,只聽聞他是暴君。

他方才說那些,恐會讓皇上覺得他有二心!

畢竟,在這個位置上的人,最是喜歡猜忌人心!

尹伯忠見德武帝沒吭聲,他便再次開口,「微臣願意卸甲歸鄉!」

「此番,月國已拿下,我們元國如今兵力強盛,其餘國的人也不敢輕易來犯。」

正是不太需要他的時候。

他很清楚,亂世靠將軍,可盛世的時候,這帶兵在外打仗的將軍,就會成為皇上的眼中釘!

自古以來,將軍有多得民心,眾人心裏都是門清的。

故而,將軍不能存在盛世。

至少,會打仗得民心的將軍,不能存在盛世!

只是想等等看女兒會不會說話的德武帝:???

他為什麼忽然就要卸甲歸鄉了?

德武帝有些懵。

但他臉上依舊是那一副凍死人的冰冷之色。

沒辦法,他習慣性用這樣的表情來保護自己了。

尉遲曦:……

【瞧瞧可給大將軍嚇得!】

【大將軍見我爹一直不說話,以為我爹忌憚他得民心是吧?】

【醒醒!大將軍,在你面前的這位皇上可不是以前那些酒肉飯囊!他可聰明了呢!才不會嫉妒你呢,至少現在不會……】

【不過這大將軍的想法也是對的,自古功高蓋主者,有哪個是活得久的?】

【說起來,按照正常的發展,這尹將軍想要卸甲歸鄉,我爹也的確不會挽留,畢竟,暴君也是要面子的!】

【你自己都想走了,沒道理還要留下你不是!】

德武帝面色複雜,他沒想到,剛出生的嬰兒,竟然了解他至此!

【但是爹啊,你可千萬要留下這尹將軍啊!他還真是無可代替的!】

【主要是他這一份忠心!】

【以後要是有他在你身邊,你也不至於……】

尉遲曦嘆了一口氣。

德武帝剛提起一口氣,就見她又不說了。

他遲早被這口氣憋死!

德武帝的臉色更難看了。

尹伯忠瞧瞧的抬眸看了皇上一眼,心裏更是忐忑了。

這……

皇上好像很不爽啊!

難不成,皇上就那麼容不下那些百姓嗎?

尹伯忠心裏苦笑。

他就是卸甲歸鄉,也不能讓皇上放心嗎?

「你如今正值壯年,卸什麼甲、歸什麼鄉?」

德武帝清了清嗓子,哪怕他盡量讓自己的聲音柔和了,但他就不是這個性格的人,出口的話,依舊是冷冰冰的。

本來想向女兒證明自己不是暴君的暴君:……

算了。

尹伯忠心裏一寒,難不成,皇上想要他的命?

他今日註定要命喪在此嗎?

就在他這般想時,又聽皇上開口,「那些百姓,何其無辜,朕又豈是那般殘暴之人?」

頓了一下,德武帝繼續說道,「如今朝廷之上,對朕頗有微詞,可朕又問你,朕當真是暴君嗎?」

「朕殺的,可有一個好人?!」

德武帝是在對他說,心裏卻是在想:曦兒,聽到沒有!你爹不是暴君!

尹伯忠仔細想了想,皇上殺的,的確都不是什麼好官。

「那些百姓如何安頓,朕想必你心裏也有數,朕也信不過旁人,這事兒就交給你去辦吧!」

「尹愛卿立下如此大功,朕當給你賞賜,便封你為威武大將軍,賜封地:長原城,至於別的賞賜,回府等聖旨吧!」

「你那底下的兵,你瞧誰立功比較大,便提交去吏部,將他的官職提上一提,這些小事兒,朕不想費心,便交予你了。」

「還有那些在戰爭中失去性命的戰士,你看着補貼,這些朕都是信任你的。」

「可能辦妥?」

尹伯忠滿臉震驚之色,他沒想到,皇上不但沒給他貶職,沒殺他,甚至還給了他封號和封地……

要知道,上一任帝王忌憚這些個將軍,從來沒有給過封號和封地,頂多賞賜一些金銀。

尹伯忠瞬間覺得,自己的一腔忠心,跟對了人!

封地大不大,富不富庶對於他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這一份認可!

還允許他將底下的士兵提起來,這是歷任皇上從來沒做過的事情……

一般,晉陞都是交給吏部來的。

「是!微臣必定萬死不辭,一定將事情辦妥了!」

尹伯忠簡直熱淚盈眶!

他恭恭敬敬的磕了一個頭,「微臣叩謝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尉遲曦震驚。

【這、這這這,是我爹?】

德武帝:哼,沒想到吧!

朕聽勸!

既然尹伯忠能幹又忠心,為何不留下?

在他這裡,只要是賢臣,都可以得到重用!

尹伯忠歡天喜地的離開了,他一出去,就看到蘇丞相還站在宮門外,看到他出來,冷笑,「你也別得意。」

「這世上,有幾個大將軍是長命百歲的?」

「如今月國已拿下,你倒下,不過是遲早的事。」

尹伯忠也是有脾氣的,他冷笑,「別的我不知道,但我至少沒有想害皇上的女兒!」

蘇丞相氣得一個倒仰,差點沒氣暈過去。

「你你你……」

蘇丞相顫抖着手指着尹伯忠,半天說不出話來。

尹伯忠爽朗一笑,邁步離開。

蘇丞相:……

可惡,這筆賬,他記下了!

……

尉遲曦打了一個秀氣的哈欠,偏頭看了一眼奏摺,眼前發暈。

【這奏摺怎麼這麼多字?這洋洋洒洒的,寫作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