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家反派讀我心後人設都崩了小說 第7章_芙楓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德武帝不知道什麼是作文。

他猜測,是作文章的意思?

低頭看了一眼奏摺,德武帝瞬間也覺得這奏摺字有點多,洋洋洒洒這麼多字,沒有一句有用的。

嘖。

下次讓他們別送這些作文上來了!

瞧着心煩!

就不能簡潔一些,寫點有用的東西?

不過,他忽然想起來,今兒個在朝廷上,那些臣子都聽不到曦兒的心聲,也就是說,只有他能聽到。

他果然是特別的!

德武帝接連看了好幾本奏摺,越看越生氣。

他索性將奏摺往桌子上一丟,「這點兒小事兒都拿不定主意,朕要她們有何用?!」

太監站在下方,跪下瑟瑟發抖。

嗚嗚嗚嗚,他這個位置不好坐啊!

德武帝抬起手揉了揉眉心,心裏很是煩躁!

這些官員,能幹的沒幾個!

德武帝不想再看奏摺了,索性起身,帶着尉遲曦去找嫻妃,小傢伙估摸着也該餓了。

尉遲曦喝了奶就睡著了。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就發現不在親娘身邊了。

尉遲曦:……

她爹是不是有病?

不但帶她上朝,怎麼還帶她四處閑逛?

「你倒是有點能耐,還能將屬下帶到元國來。」

「朕倒是對你刮目相看了。」

德武帝語氣淡淡的。

尉遲曦:?

她爹這是在和誰說話?

「既然已經被你知曉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一道少年音傳來,尉遲曦滿臉懵比。

這是誰啊?

聲音還怪好聽的。

「殺了你多沒意思?」

德武帝坐下了,尉遲曦一偏頭,就看到一張漂亮的臉,少年面色是偏向柔美的一款,身姿欣長,哪怕這會兒跪在地上,臉上有傷口,也依舊難掩姿色。

「不若,你來幫朕做事吧!」

尉遲曦:???

少年:???

少年臉色晦澀莫變,「我以前乃是月國太子,你與我是仇人!」

「你的人殺了我父皇!」

「你卻讓我幫你做事?!」

少年根本就不相信,德武帝會這麼蠢,更何況,德武帝現在也知道,他身邊還有得力的助手。

更加不敢用他的。

德武帝嘆息,「朕也不想用你,實在是如今手上的人才太少。」

那些個蠢笨如豬的,還不如一個小兒聰明!

少年;……

尉遲曦:……

【厲害了我的爹,竟然想策反質子!】

喲,曦兒醒來了?

德武帝低眸望去,他就知道,曦兒總是能說出讓他開心的話來。

帶着曦兒來,是個不錯的決定。

「你也不必與朕裝蒜,你與你父皇關係不好,朕的人殺了他,對你來說,是好事。」

「至於你娘與你弟弟,只要你肯為朕好好做事,朕可以讓你們一家團聚,讓你們好好生活!」

「朕可保他們在元國平安度過此生!」

質子身子輕顫。

他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定然是將他的底細都調查了清楚的。

不然,他也不可能知道這些事情!

尉遲曦:???

【媽呀,我爹怎麼知道,男主最在乎的人就是他娘和他弟弟?!】

【男主以前在月國演的很厭惡他們啊!】

德武帝聞言,有些小驕傲,這可是他用銀錢打探來的消息,不管他演的多好,總有漏洞。

主要是,他說起他父皇的時候,眼裡的恨意,哪怕隱藏的很好,也逃不過德武帝的眼睛。

而他娘和他弟弟,他卻避而不談,不過是不想讓他記起那兩人罷了。

如此看來,那兩人才是他真正想要保護的人!

質子糾結了。

他現如今隱忍,也是希望日後能讓娘和弟弟過上好日子。

德武帝說的不錯,他的確很與父皇關係不好,父皇明明許諾他娘,會一生一世只愛她,可後來呢?

入宮的新人不斷,娘不願意再與他在一起了。

他卻不願意放娘走,不但如此,還常常喝醉了酒,來娘的寢宮,打娘……

小時候他只能用身子扛着,娘卻讓婢女將他帶走,他長大了,也依舊無法反抗他,只能先隱忍,幫娘扛着。

想着有朝一日,定要瓦解他的勢力,拿下月國。

他本無意去爭那個皇位,可他卻知道,想要護住娘和弟弟,只能拿下那個皇位。

但還沒等他實行計劃,元國打來了。

內里早就爛透了的月國,根本不是元國的對手。

如果,如果他真的可以讓他的娘和弟弟過上好日子……

質子看向他,「為何選我?」

「為何是我?」

德武帝語氣直接,「因為你有能力!」

「哪怕我是敵國質子?」

德武帝笑了,「敵國質子?如今月國已經不存在了,你頂多算個俘虜,還算什麼質子?」

質子,也不過是給他一個稍微好聽的名頭罷了!

質子抿了抿唇,他知道他說的是對的……

「你真的會善待我們一家人?」

德武帝笑了,「整個月國的百姓朕都能善待,多你一家算什麼?」

「若你有二心,朕殺了你便是!」

尉遲曦:……

【我爹真是又勇又自信啊!】

【爹,你是真敢啊,這可是未來的男主啊!】

德武帝:?呵,什麼未來的男主?不管,先收下當小弟!

管你什麼主。

反正他現在就是最厲害的。

質子沒糾結太久,「好,我便信你一次!」

主要是,他也沒有別的選擇了。

他不想死在這裡。

如果他現在死了,那娘和弟弟……就真的沒有依靠了。

「皇上,您要我做什麼?」

質子改口也快,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怎麼做。

德武帝微微垂眸,「你便跟在朕的小公主身邊,貼身保護吧!」

質子:???

尉遲曦:???

【爹,我的親爹啊,你這是鬧啥呢!!】

【我不要啊啊啊,我不想要男主跟着我。】

德武帝卻必須這樣做。

這質子到底是個變數,放在曦兒身邊,他才放心。

若是放在其餘人身邊,有什麼事恐怕不會跟他如實說。

曦兒就不同了。

他能聽到曦兒的心聲,曦兒哪怕不說,他也能知道。

他也是想試探試探,這質子到底能為了他娘和他弟弟做到什麼程度?

當然了,他早就派人暗中保護曦兒了。

這質子也別想傷到曦兒!

尉遲曦:……

我這悲慘的穿書啊嗚嗚嗚嗚。

男主手下留情啊!

質子嘴角狠狠一抽,「小公主還太小了。」

「正是因為如此,才需要保護。」

德武帝淡聲開口,「這可是朕唯一的公主。」

「若是你能保護好了,你娘和你弟弟,自然也會越來越好。」

「說起來,她們應當也是被抓過來了的,你想去看看她們嗎?」

質子聞言,立馬跪下磕頭,「皇上放心,臣一定會看好小公主的!」

「哪怕是臣死了,小公主也不會有事!」

他明白了。

皇上這是在試探他。

德武帝喜歡這樣聰明的人,「那你便去看看你娘和你弟弟吧,既是需要你幫朕辦事,朕也需要拿出誠意來。」

「如今宮中北邊的琳琅宮還空着,讓人休整休整,讓他們住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