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家反派讀我心後人設都崩了小說 第8章_芙楓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多謝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質子是真的感恩。

雖然他心裏也明白,德武帝將他娘和弟弟放在宮中也是為了制衡他,但是他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的。

本就該如此。

尉遲曦:!!!

雖然現在的男主還不夠強大,但你這也投降的太快了吧!

等等……

她記得,書中寫了男女主角之所以拿下元國,很大一個原因,是因為男主對德武帝怨恨,覺得他管不住自己的兒子,讓他的兒子們在外面為非作歹。

主要也是,男主覺得沒了德武帝的元國,更加腐敗爛的不成樣,才會想要拿下這個國家。

說到底,那個時候的男主,也是在遇到女主後,被女主感染,為了百姓,才選擇滅掉元國的。

所以,只要元國不發展成那樣,是不是男主就不想滅掉了?

就比如現在,男主也是為了他娘和他弟弟,只要他娘和他弟弟好,他也可以俯首稱臣。

「你叫什麼名字?」

德武帝這才想起來,他還不知道這個質子的名字。

他登基還沒幾年,沒去打聽過。

質子沉默了一會兒,磕頭,「請皇上賜名!」

這是要捨棄以前的名字了?

這是在告訴他,過去的他已經被他捨棄了?

德武帝真的很欣賞這個人,哎,怎麼就不是他的兒子呢?!

這個小子,還挺對他胃口的。

尉遲曦:?

【好傢夥,男主,你墮落了!!!】

【你竟然不想着稱霸世界了!!】

【你竟然願意做人臣子了!!】

德武帝:哼哼,那是,也不看看他效忠的人是誰!

德武帝有些小驕傲。

「你娘姓什麼?」

德武帝問他。

質子愣了一下,顯然沒想到他會這麼問,「姓景。」

「你爹是個混賬的東西,你娘卻不是。」

「既如此,你就隨你娘姓,喚作景懷安吧!」

他娘還在,德武帝自然不會給他冠上別的姓氏。

「是!懷安多謝皇上!」

景懷安是做好了捨棄姓氏的決定說的那句話,沒想到,德武帝竟然會願意讓他隨親娘姓……

這讓景懷安心裏對德武帝敬佩了幾分。

世人只道,德武帝剛繼位,就殺了數十人,只知他殘暴不已,卻沒想到,心裏也有如此柔軟之地。

德武帝讓人帶着景懷安去看望他娘親和弟弟了。

他壓根不怕景懷安會跑。

這份篤定、自信,讓尉遲曦都敬佩不已。

德武帝抱着尉遲曦到處晃悠,中途也被蘇丞相找了一次,德武帝直接不見,據德武帝身邊的太監說,蘇丞相還因此大病了一場。

但德武帝沒讓人去看望,上朝的時候,還讓太監給他記了沒到場,回頭要扣他的俸祿。

就這一波操作下來,蘇丞相病也好了,也不提他女兒冤枉了。

嫻妃坐在貴妃椅上,聽說了這事兒,冷笑連連,「他若是還敢為他那女兒求情,只怕是自己頭上的烏紗帽也要不保了!」

到底是做丞相的人,做這些,也不過是為了試探皇上的底線罷了!

現如今見皇上這態度,他也不敢再試了,就恐自己也要被追責!

秋香滿臉懵懂,她不是很理解,她垂下頭,沒吭聲。

嫻妃看向她,語氣也溫和了不少,「給你的書信,送去葉府了嗎?」

「啟稟娘娘,已經送去了。」

秋香連忙福身回話。

「嗯。」嫻妃起身,她最近身子骨養得還不錯,已經可以下床稍微走動一下了。

她走到搖床邊上,瞧着正在努力想練習翻身的女兒,輕輕一笑,「你倒是個肯努力的。」

「你大哥在你這麼大的時候,懶的側一下身都不想呢!」

尉遲曦:!!!我也想偷懶的!

但是沒辦法,來到這本書里,她覺得,還是要有保命的技能的。

「說起來,亦兒出去也有一段時日了,他可有書信回來?」

秋香聞言,開口,「啟稟娘娘,未曾。」

「不過五皇子已經出去一段時日了,應當是快歸家了。」

嫻妃開口,「明兒個我寫封信,讓人給他送去。」

可得讓他記得給曦兒帶一份小禮物回來。

「曦兒的滿月宴,也得準備了。」

滿月以後,她就可以帶着曦兒去拜拜佛祖了。

現在曦兒還不能見風,她身體也還沒好全。

尉遲曦:?

滿月宴?

好傢夥,這是原書里沒有的劇情!

畢竟,按照原書的劇情,她這會兒已經不在宮中了,她娘也嘎了。

尉遲曦有些刺激,也不知道,這滿月宴會發生什麼事情!

嫻妃吩咐秋香,「滿月宴,人多眼雜,你務必要看好公主。」

頓了一下,嫻妃忽然想起景懷安來。

那是陛下給曦兒安排的護衛,據說是月國的質子,哎!也不知道陛下是怎麼想的。

但聽聞他實力還不錯。

這麼想着,嫻妃開口,「懷安在不在?」

秋香連忙開口,「在的,娘娘,他就在外面候着呢!」

「讓他進來。」

「是!」秋香出去將景懷安帶了進來。

景懷安進來跪下,「參見嫻妃娘娘。」

「起來吧。」嫻妃看了他一眼,有些嫌棄。

在她心裏,是覺得景懷安不夠資格做她女兒的護衛的。

「等曦兒滿月宴當天,你要好好貼身保護她,萬萬不能讓她出一點事,可知道?」

景懷安垂着眸子,乖乖應道,「是。」

「嗯,去外邊守着吧!」

她就是想好好提醒他一句,「曦兒是皇上的寶貝公主,你可不要生出不該有的心思。」

景懷安:……

「娘娘多慮了。」

「小公主還這般小,臣不會那麼禽獸的。」

他像那種人嗎?

嫻妃臉色緩和了一些,「嗯,退下吧。」

景懷安乖乖應了一聲,出去了。

尉遲曦:???

這未來的男主……

會不會記恨她娘啊。

尉遲曦嘆氣,爹娘太會作死了怎麼辦?

還能咋辦!

她只能長大後多護着點了。

好在,現在的男主勢力也還不大。

身邊也就幾個死士護着。

轉眼,便到了滿月宴當天。

尉遲曦被迫換上了一身喜慶的紅色衣裳,她現在已經可以翻身了!

尉遲曦還是很滿意的。

每天不斷的練習翻身,再練習坐起來。

只是現在還太柔弱了一些,使不上太多勁。

滿月宴這一天,德武帝宴請了文武百官,嫻妃的家人也在其中。

嫻妃要接待家裡人,就變得十分忙碌了起來。

尉遲曦被嫻妃塞到了景懷安懷裡。

景懷安抱着她的姿勢倒是有模有樣的。

他以前經常幫娘抱弟弟,這手法都練出來了。

景懷安低眸對上尉遲曦靈動的眸子,他眸色也溫暖了幾分。

小傢伙還挺可愛的。

現在的景懷安,娘和弟弟都過得挺好的。

自然的,對於這個小公主,他也會多一分憐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