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牡丹是心口硃砂第1章 往事如煙在線免費閱讀

她的牡丹是心口硃砂第2章 宮宴在線免費閱讀

長公主府:

正是秋高氣爽,是個賞菊的好時節。蕭傾顏看着後花園裡那不同品種,不同顏色的菊花入了神。

就算是菊花,開起來也是千嬌百媚。

但在冬嵐看來,即使庭院里百花爭艷,也是比不得以美貌就能名動天下的大盛長公主,文人墨客筆下盛讚的牡丹花。

「冬嵐,何事?」

聽到身後的腳步聲,蕭傾顏回了頭。

明明只是簡單的詢問,卻透着一股子慵懶的風情。

「宮裡的帖子,中秋宮宴。」

言簡意賅。

「呵,年年如此,沒有半點新意。不過,能進宮見見母后,也是好的。」

說著,轉身回屋,裙尾長擺拖曳,余留倩影。

壽康宮:

「好孩子,快讓母后看看。」

沈太后知道女兒要來了,早就備好她愛的點心等着了。

蕭傾顏在原地轉了個圈,似乎還是那個未嫁的少女,撒着嬌:「那我就讓母親好好看看,您的女兒是當之無愧的大盛最美的公主!」

「那當然,你也不看看你是誰的女兒!」

「哈哈哈——」

蕭傾顏笑得開懷,她大概明白自己的自戀是哪裡來的了,大概是祖傳的。

兩人坐下。

沈太后開始關心自家女兒的感情生活。

「你和駙馬都成婚六年了,你如今也二十三了。我看那孩子也算得上清秀俊逸,你要不要試試,培養一下感情?」

「母后,感情這事哪裡能夠勉強的?這麼多年了,我和他倒也算得上朋友。」

沈太后嘆了口氣:「罷了,你有自己的主意,無論你想做什麼,母后會支持你的,沈家也是。」

聞言,蕭傾顏鼻子一酸,眼淚差點就落下來。

「我明白的,母后。」

「你也不用擔心我,我再不濟也是宮裡的皇太后,沒人會敢為難我。」

拍了拍自家寶貝女兒的手背,知女莫若母,她知道女兒關心她。

蕭傾顏當然是關心母親的處境的。

眾所周知當今皇上並非當今太后所出,而是當年極受寵的寧太妃所出。

她的母后,就只有她這一個孩子。

說來也是可笑,她知道母后只有她一個孩子的原因,她還知道她這個受盡寵愛的長公主,如若不是一個公主,她可能沒有機會長大。

那是九年前,她才十四歲。那個一向寵愛她的父皇竟然動了讓她去西北蠻族和親的念頭,還差點下了旨意。

母后急了,沈家也急了,千般萬般暗中阻攔。若不是借了沈家的勢,此時此刻,她已經嫁去異國他鄉為人婦去了。

在十四歲之前,她還是大盛最受寵愛的嫡公主,一直天真單純,快樂無憂地長大。直到父皇想讓她去和親的消息傳來,她才第一次知道父皇沒有表面上那樣寵愛她。她第一次去審視自己的位置,作為女子,作為公主在這個大盛王朝的位置。

她不願意相信這一切,抱着她的狸奴就去找她的父皇。

經過寧妃所居的雲台殿的時候,狸奴卻像發了瘋一樣從一個小洞進了去。

她從來都不知道,雲台殿的小花園還有這麼一個洞,她彎下腰,小心翼翼地爬了進去。此時,她已經忘了自己是來幹什麼的,她一心只想找她的狸奴,少女的好奇心也在促使她進去探究一番。

狸奴跑進去了假山的縫隙洞口,她也溜了進去,原來,這裡長了一小片貓薄荷。

費了一番心思,她終於抓住了這只不聽話的小貓,抱着它準備溜出去,卻無意中瞥見明黃色的身影。

原來,父皇竟然是來了寧妃這裡,她這樣子也不適合見父皇,還是躲起來好。

有時候,命運就是這樣奇妙的,它的轉折點就在無數個不經意的瞬間。

她沒想到,這一躲,竟然讓她聽到了一個驚天的秘密,也改變了她的一生。

「婉婉,你不要生氣。長樂畢竟也是皇后和沈家所看重的,讓她去和親,這不是在為難朕嗎?」

「陛下言重了,長樂可是大盛的嫡公主,千嬌萬寵,臣妾怎麼敢呢?更何況,陛下也捨不得。」說著不敢,卻讓人聽出來哀怨。

「婉婉,你也知道,皇后就只有這麼一個女兒,我已經讓她不能再生了。長樂的存在不會影響咱們兒子。更何況,如果長樂是個皇子,朕也不會讓她活到今天。沈家的兵權,始終是朕心口的刺,大盛的皇子不能有太過強勢的外戚……」

……

剩下的話,她已經聽不清了。

震驚,難以置信,悲痛,被背叛的難過……

百般心緒湧上心頭,她此時此刻卻只能夠狼狽地躲在這假山裡頭,掉着眼淚。

直到天黑,她才失魂落魄地回去,大氣都不敢出。

不用問了,什麼都不用問了,問就是自取其辱。

後來,她大病了三天,讓母后和外祖擔心了三天。

而那個所謂的父皇,只是看望了她一下,說了一些安慰的話,就走了。

她還是把這個殘忍的消息告訴了母后,母后心疼地抱着她。

「傻孩子,有些事情母后不是不知道,只是我也沒想到,他可以做到這個地步。」

說來,皇上能登上皇位,何嘗不是借了沈家的勢呢?

消沉了一段時日,她思考了許多。

她突然明白,權力是殘酷血腥的,卻也是迷人的。

因為權力,父皇防備母后。

因為權力,如果她是男孩,早已經不在人世。

可如果她的母族沒有權力,那麼此時的她早已在和親的路上。

可如果,她是那個掌握權力的人呢?

皇宮,權力最集中的地方。在這裡,沒有權力,即使身為嫡出的公主,也處處受限。

殘酷的現實讓她明白:沒有權力,就沒有一切。

她想要自由,必須得到權力。她想要權力,就要坐上那個位子。她想要坐上那個位子,就必須要滋長野心。

她要面對作為一個人的慾望,而非女子。她要對自己的意志和行為負責。

領悟這個道理,是她人生的轉折點。

少女開始默默積蓄自己的力量,為自己的宏圖做準備。

等到她十七歲那一年,她開始有了自己經營的勢力,當然,這少不了母親的支持。

她還記得,十四歲那年,她告知母后真相,並表露自己的野心的時候,對方的驚訝。

「天底下沒有女人做皇帝的,這條路男人都走得辛苦,更何況是女人?」

「母親,路都是走出來的,當皇帝不過是治國者的資格,我要賦予女人這樣的資格。」

「好,母親支持你。」

母后並非拘泥於情愛的女人,當發現皇帝如此待她,如此過河拆橋的時候,傷心一陣便冷靜下來,支持自己女兒的決定。

為了避人耳目,她服下讓身體暫時變得虛弱的葯,請求到離皇城郊外的大華寺廟靜養,在此學習皇子的課程,並且學習帝王之道,兩年成之。

可就在十七歲這年,一道聖旨從天而降,要她嫁給裴家單傳的病弱公子,裴家為書香世家,代代從文,家境中上。

這是皇帝為了削弱沈家的勢力而精心安排的一場婚嫁,也是為了自家寵妃所生的大她四歲的兒子鋪路,掃清障礙。

她和母后都知道,這場婚事無從反抗,已經比之前和親的結局要好太多。

至少,就算再次回皇城,她身上聚焦的視線會少很多,這會方便她做事情。

果然,在她成婚後沒多久,就傳來立下皇太子的消息。

皇帝有當時只有三兒一女,其他皆成為宮斗的犧牲品,再加上三個兒子當中,一個死了,一個被流放,只剩下寧妃所生的兒子蕭鈺,還有她這個女兒。

並且,母后發現了一個秘密,皇帝被他所謂的寵妃下了絕育的葯,他這一生不會再有孩子的了。多麼諷刺!

沒過多久,就傳來太子要娶武將之女為太子妃的消息,這是除卻母后母族,擁有兵權的武將世家,但勢力沒有母后的母族大,這既滿足了皇族對權力的需要,又能與母后的母族所抗衡,還容易為皇族所掌控,算得上是一顆非常好用的棋子。

經過禮部細細挑選良辰吉日,他們的婚期定在一年之後。

而就在這一年裡,太子有了一個女兒。

原來在他一年前,醉酒寵幸了一個掌燈的小宮女,小宮女年方十四,什麼都不懂,被封為了奉儀,只是非常不幸運,難產而死。

至於是真的難產,還是死於陰謀當中,就不得知了。

這個孩子的命運,因為是個女兒,得以存活,也正是因為是一個女兒,不被重視,更何況,其生母身份低微。

她還記得,太子成婚之後沒多久,太子妃懷孕,誕下一個女兒。

一年後父皇去世,舉國哀之,太子繼位,成為皇帝。

母后雖然被稱為皇太后,但權力比起以前到底還是受限制了。

她地位也下降了,但是表面上的榮寵還是有的,畢竟皇帝需要她的存在彰顯自己的大度。

外祖沈家也遭到了打壓,不過為了政局平衡,不能過分打壓。

最重要的是,她身為女子,讓皇帝很放心。

從某個意義上來講,因為都是女性,她和那孩子的命運何其相似。

想到這裡,她突然回憶起一張可愛又可憐兮兮的臉,也不知道那孩子到底過得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