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牡丹是心口硃砂第2章 宮宴在線免費閱讀

她的牡丹是心口硃砂第3章 落水在線免費閱讀

宮宴上,其樂融融,歌舞昇平。

蕭傾顏準時到達,已經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許久。

即便是如此,還是有許多的視線頻頻投向她。這樣的目光,從小到大都一直伴隨着,蕭傾顏已經習以為常了。

故而依舊大方隨意地投喂自己幾顆葡萄,端起酒杯抿了口酒。

眾人只覺得一身紅裙的長公主美艷不可方物,還無意中透着上位者的氣息,自然而不缺乏震懾人心的威嚴。

公主那沉魚落雁的美貌,只可遠觀欣賞,而讓人不敢生出半點褻瀆之心。

宴會上,沒有女子敢挑紅衣穿,沒有人喜歡自己淪為襯托。

而紅色,她自小就是穿習慣了的,大家也理所當然地覺得她就該這麼穿。

「中秋佳節,普天同慶,闔家團圓。這是家宴,諸位請隨意,朕先飲為敬。」

皇帝說完,就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謝陛下,敬陛下。」

眾人紛紛起身,敬皇帝一杯。

皇帝說隨意,但沒人真的把皇宮當家。

蕭傾顏無聊地把玩着酒杯,餘光瞥見有個五六歲大的小姑娘一直看着自己。

小姑娘看見蕭傾顏看過來,立刻緊張地低下頭。

蕭傾顏覺得有趣極了。根據那張看起來有些熟悉的臉以及她席位所在的位置,她推測這就是那個總是被忽略的大公主。之前每一年的宮宴,都不見她的存在,聽說是身子弱。

蕭傾顏嗤笑,到底是不是身子弱,為什麼身子弱,恐怕又是另一番隱情了。

她記得,三年前見過這個孩子,那時候,她特意進宮探望母后,在皇宮閑來無事,心中又有些煩悶,便走到她小時候最愛去的青竹苑散心。那裡離冷宮很近,故而沒什麼人,特別清靜,對於她來說,是個好去處。

就在那裡,她目睹了一場幼童之間的霸凌。

一個幾歲大的糰子,穿着有些大了的新裙子,看似被照顧得很好,其實細節上面處處證明,這是一個被疏忽的孩子。

她可憐兮兮地站着,頭髮有些凌亂,緊緊護着懷裡的兔子。

幾個五六歲大的孩子推搡着她。

「把兔子交出來!」

「不,這是我的兔子。」糯軟的聲音帶着顫抖的哭腔,被推得差點就一屁股摔了。

「什麼你的兔子,就算你是公主又怎麼樣,不過是個沒娘疼,沒爹愛的野孩子。」

「就是就是,聽說你娘是個卑賤的宮女呢,蕭遙,你高貴什麼。」

「快把兔子交出來,不然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蕭傾顏沒想到這麼小的孩子說話竟然如此難聽,直白又殘忍,甚至可以說是惡毒。

眼看着幾個無法無天的孩子想要動手,她及時出聲了。

「哦?你們要怎麼不客氣?」

孩子們見到了她,再看那一身經典的紅衣,一眼就認出了這是不能得罪的長公主。

「長公主恕罪!」

幾個小孩子慌忙下跪,小小年紀,看起來滑稽,蕭傾顏笑不出來。

「你們聽着,她姓蕭,是皇族。對公主不敬,就是罪過。你們的父母應該有教過你們。

念在你們尚且年幼,難以擔起罪責。」

蕭傾顏頓了頓,看着幾個孩子鬆了口氣的模樣,勾起嘴角。

「但是,子不教父之過,回去叫你們的父親親自向陛下道歉。不要想着耍小聰明,否則,這件事不會就此罷休。現在,先和小公主道歉。」

幾個孩子的腦袋耷拉下來。

這麼一來,家族裡的懲罰恐怕是逃不過了,至少挨一頓揍的。

他們就好像斗敗了的公雞,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囂張氣焰,一個挨着一個地道歉。

小糰子愣愣的,眼裡還掛着淚珠,但是看向蕭傾顏的眼睛變亮了。

幾個孩子灰溜溜地走了以後,蕭傾顏蹲下身子,替她擦了擦眼淚。

「你是仙女姐姐嗎?」

小女孩的聲音俏生生的,是和剛剛截然不同的歡喜。

蕭傾顏一下子就笑了:「傻孩子,我是你的姑母。」

「什麼是姑母?」

蕭傾顏解釋了一下,安慰着剛剛受到驚嚇的小糰子。

然後回去就把照顧小糰子的僕人敲打了一下,免得他們過於怠慢。

回想到這裡,蕭傾顏把目光落在現在有六歲的糰子身上,小女孩的眉眼舒展了一些,也精緻了一些,是個美人胚子。

見小姑娘總是忍不住把視線投向她這裡,蕭傾顏忍不住低頭一笑。

她大概是認出自己來了,真是個有趣的孩子。

蕭傾顏不知道,這一笑,把關注她的人都看愣了神,蕭遙更是呆住了。暗暗看着蕭傾顏的,還有皇帝,蕭傾顏同父異母的皇兄。那樣的眼神,不像看着妹妹,更像看着獵物。

可惜他隱藏得非常好,沒人發現,就連敏銳是蕭傾顏,也渾然不知。

「長樂。」

是皇帝在叫她,眾人的視線立刻聚焦到了蕭傾顏身上。

「皇兄?」

「駙馬怎麼沒有和你一起?」

「回皇兄,駙馬他感染了風寒,實在是身體抱恙。長樂既然已經到來了,自然也代表了駙馬。」

大家都說,長公主處處都好,唯一一點不好的,就是嫁給了一個病秧子。

皇帝也是這麼想的,這確實是可惜。這樣的男人配不上皇妹,能配得上這天香國色的美人兒的,自然是他這個一國之君。

蕭傾顏不是不知道這些流言的,可她絲毫不在意,這世間,除了她自己,沒有人能夠折損她半點風采。

這是刻在骨子裡的本能,是用足夠的愛和物質滋養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