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牡丹是心口硃砂第6章 顧慮在線免費閱讀

她的牡丹是心口硃砂第7章 農莊在線免費閱讀

蕭傾顏連續忙了好幾天,這才有空去看望母后。

「母后,您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孩子,快過來。」

見到女兒,沈太后眉開眼笑。

「是這樣的,聽說你把永寧帶在身邊,我很是擔憂。永寧畢竟是皇帝的女兒,萬一有一天……」

蕭傾顏明白母后的意思。

萬一有一天,她和皇帝走到了對立面,她和永寧的關係應該如何處理,這確實是個問題。

「母后,你放心,女兒會有分寸的。永寧現在還小,等她長大了,是去是留,都隨她。」

「唉,我的女兒還是那樣善良。母親知道你不會把上一輩的仇怨牽扯到下一輩的身上,母親只是擔心,人相處久了,就會有感情。萬一那孩子的選擇傷了你的心,你又該如何自處?」

「母后,我不是小孩子了,經歷過世事無常,這些我會看得開。我現在只要隨着自己的心意走下去,這樣就很好。」

「我的女兒,真的長大了。是母親沒有保護好你。」

「您怎能這樣說呢?您給了我快樂無憂的童年,這份快樂甚至延續到我的少女時期。母親,您所給予的這些,是我這一生都極其寶貴的精神財富。」

說著,就依偎在母親的懷裡撒嬌。

「你呀,和小時候一樣,嘴甜得很,就知道哄我開心。」

「母后開心,女兒也開心。」

這天,蕭傾顏在壽康宮陪了母親一整天,用過晚飯才回公主府。

回到公主府,沐浴了一番,才把蕭遙叫到跟前。

蕭遙今天一整天都沒有見過蕭傾顏,現如今見到了,整個人都快活起來。只是在姑母面前,她努力讓自己變得穩重,沒有表露出來。可是畢竟還是孩子,那亮晶晶的眸子還是出賣了她。

「今天的課上得怎麼樣?和你的伴讀姜早相處得愉快嗎?」

「姑母。今天先生教我們寫字,還教我們每個字背後的故事,可有趣啦!姜早看上去很靜,但是很聰明,學問比我好。你要是和她熟悉起來,會發現她也有小孩子脾氣。我們相處得很好。」

教小姑娘的先生不僅教過蕭傾顏,還教過先帝,是出自王家這個大名鼎鼎的書香世家的,也是一代大文豪,名叫王澈。他是看在蕭傾顏的份上才願意出山,畢竟老先生已經七十多了,早在前些年已經頤養天年了。

「看你適應得這麼好,我就放心了。」

蕭傾顏準備放小姑娘回去,卻發現小姑娘欲言又止。

「還有事情嗎?」

「姑母,您說過要教我游泳的。」

蕭傾顏這才想起來確實有這麼一回事。

「姑母很抱歉,是姑母忙起來就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沒關係的,姑母,我可以等你有空的時候再學。」

她知道姑母每天都很多事情要忙,所以自己一定要體諒姑母。她害怕姑母會因為她的事情而累着了。

「沒事,我們現在就去。」

蕭傾顏的執行力是驚人的,她還讓冬嵐準備了一個腰舟,這是用大葫蘆做成,可以系在腰間,作用相當於救生圈。

「姑姑,我害怕。」

上一次落水的陰影還盤旋在心頭,蕭遙看見這個大浴池就害怕到身子不自覺發抖。

蕭傾顏穿着薄薄的寢衣就下水了,頭髮用一根玉釵挽起固定。聞言,游過去把小姑娘抱過來。

「摟住姑母的脖子,不用害怕,姑母在。現在感受一下這些溫水,是不是沒那麼害怕啦?」

小姑娘在姑母的安慰下,一點一點地放鬆身子,但手臂還是緊緊摟着姑母的脖子。

蕭傾顏帶着小姑娘遊了一圈,小姑娘沒有那麼排斥水了,才不急不忙地開始教小姑娘游泳的基本要領,例如憋氣吐氣。

姑母真的很美很溫柔,在蕭傾顏認真地展示給她看時,蕭遙就這麼覺得。

鬢邊的濕發貼在臉側,完美的側顏,美好的身段,專心致志的神情,每一點,都勾勒出一幅美好的畫。

哪怕蕭遙現在還小,審美還是被觸動了。

再加上蕭傾顏顧慮着小姑娘落水的經歷,極其有耐心。這在小姑娘看來,更加想讓人靠近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和練習,小姑娘已經開始入門了,而現在,已經是深夜了。

「恭喜你,你今天最大的成就不是學會了游泳,而是克服了恐懼,超越了自己。」

儘管她學得很慢,姑母還是這樣對她說。語氣里是自豪和鼓勵,這也感染到了蕭遙,她也變得快樂起來。

「好了,今天就練習到這裡,明天晚上繼續。換好衣服就快點回去休息把,你明天還有課業呢。」

「好的,姑母!」

雖然今天有點累,但是和姑母一起很快樂,她甚至期待着每天的到來。這是以前在皇宮裡頭,不曾體驗過的。原始的生命力開始被煥發之後,就會對生活有了渴望。而在那個對於她死氣沉沉的皇宮裡,空氣也是沉悶的,迅速掏空人的活力。這就是她對宮裡生活的感受。

小姑娘離開以後,蕭傾顏也要上床休息了。

她計劃等小姑娘明天的課程結束後,去和老先生王澈了解一下兩位小女孩的學業情況。對於這樣教養孩子的生活,她倒是適應良好,這大概是小姑娘本來就是一個可愛的孩子。蕭傾顏在臨睡前思量着。

第二天,等小姑娘去上射箭的課程了,蕭傾顏才去學堂找老先生。

「先生,好久不見。」

「臣,見過長公主。」

想要彎腰行禮的時候被蕭傾顏攔住了。

「先生無需和學生多禮。」

自稱學生,拉近彼此的距離。

「公主找臣,是有何事?」

「事情不大,我只是想問問永寧和姜早上課的狀態。」

「公主放心,她們啊,可比你小時候乖巧多了。」

「咳咳,先生,我現在都長大了,莫要拆我檯子了。」

說起蕭傾顏以前上學的事兒,可是精彩多了。

蕭傾顏那時候還小,又十分頑皮,還受盡寵愛,幾乎沒有人能奈何她。一天天上房揭瓦,偷貓遛狗事情沒少干過。

今天把哥哥們的書藏起來了,明天趁夫子睡著了偷偷把人家的鬍子剪掉了,害得夫子被學生憋笑了一下午,諸如此類,數不勝數。她沒少被先帝罰過,什麼禁足啊,什麼面壁思過啊,就沒有一個管用的。認錯態度良好,但是下次必犯。

宮裡的宮人和教她的夫子們可都是怕了她,除了這位老先生。

每天和她鬥智斗勇,倒是斗出師生情誼來了。

「長樂啊,我這老頭子可沒少在你這裡吃過虧,你是我教過的,最頑皮的學生。」

先生不忘來一句總結。

蕭傾顏尋思着,還好沒有用「頑劣」二字形容她。

「至於我現在教的這兩位學生,都是十分聰慧的,姜早的基礎比較好一些,永寧起步比她晚,但是這聰明的勁兒,像你。但是表現得十分內斂,沒有你那麼外放。這兩個孩子,以後都是有出息的。」

這話蕭傾顏是信的,畢竟老先生教過學子無數,看人也是準的。

不過出不出息,蕭傾顏倒是不在意,她只是擔心蕭遙跟不上學習的進度。畢竟蕭遙以前在宮裡就是被放養的狀態,皇后當然也不會對她上心。

現在從先生這裡了解到了情況,蕭傾顏安心了不少。

不過被先生當面揭了短,是她沒有料到的,蕭傾顏忍不住扶額。

都是小時候造的孽啊,現如今要還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