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放過你的!」秦若琳哭喊着罵傅殷雷。

傅殷雷心口發緊,諷刺的笑。「這就是她的新手段?利用這件事,逼我娶她?呵……真夠賤的。」

我視線模糊的看着傅殷雷。

那一刻,真的心死了。

……

出事前一周的晚上,下了很大的雨,電閃雷鳴。

傅殷雷把我壓在床上,眼眸冰冷,透着威脅。

「程秋桐,你一次次勾z引我,不就是想讓我碰你?你怎麼這麼賤?就這麼缺男人?」

「我沒有……傅殷雷,我們原本就有婚約,是你不履行婚約……」

傅殷雷根本不顧我的解釋。

他捏着我的下巴,吻了上來,那個吻沒有任何愛意,只有宣洩的情z欲。

「這不就是你想要的?裝什麼?」

「殷雷我求你了,我肚子好疼……」我哭着求他,可他並沒有放過我。

他掐着我的腰,一下下用力,像是發了狠。

那一瞬間,我感覺他好像恨不得要我的命。

「程秋桐,你把霜霜推下樓梯,差點要了她的命,這筆賬我還沒跟你算清楚。」

「我沒有報警把你送進監獄,已經是對你仁至義盡,別再耍什麼花招!想讓我娶你?你最好死了這條心!」

到了最後,我的嗓子已經啞了,說不出一個字。

不是我,我沒有推她。

暗紅的鮮血在雙腿間湧出,我的肚子絞痛的厲害,疼到窒息。「殷雷……好疼,求你,送我去醫院。」

那時候,我明顯感覺到不對勁。

「真晦氣。」傅殷雷厭惡的將我扔在一旁,起身穿衣服,想送我去醫院。

可偏偏這個時候,他的電話響了。

「殷雷!殷雷……救我!我好像被那個變態殺人犯盯上了,救我!」

傅殷雷臉色一沉,驚慌失措的抓起衣服就跑了出去。

他太擔心白景霜了,哪裡會管我的死活。

我疼到從床上摔下來,蜷縮成一團。「救命……傅殷雷……」

「別丟下我……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