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掙紮起身,就看見一個身形高大,穿着連帽衫的男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我看到了他的臉。

他的皮膚很白,頭髮長而凌亂。即使髮絲遮住了半張臉,可我依舊還是看到了驚艷兩個字。

雖然,用驚艷來形容一個殺人犯很不妥。

但那個男人,那雙眸子,是淺藍色的。

他的五官很深邃,烏黑的頭髮,慘白的皮膚,一看就是混血兒,很有辨識度。

他全身上下都透着死亡的氣息。

我有些害怕,不敢發出聲音。

他好像在找什麼東西,左右看了看,從角落裡撿起一把斧頭,拖着走了出去。

我害怕的捂住嘴,小心翼翼的爬出木箱想要往外跑。

可沒跑多久,就被人從背後打暈,摔在了地上。

昏迷前,我看到了被那人拖出去的那把斧頭,還有他的手。

「你是我見過最完美的藝術品。」

他的聲音很沙啞,像是被毀了之後的嗓音。

「你和她們不同,我要把你永遠的保存下來……不會讓任何人找到你的,你會永遠屬於我,永遠陪着我。」

那人就是個瘋子,是變態。

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直到血液流干,心臟停止。

原來,死亡來臨前,那麼平靜……

……

傅殷雷住處。

我的靈魂跟着傅殷雷回了他的家,他平時很少回傅家老宅,多數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住的。

我曾經很多次想來看看他的家,以為這會是我們婚後的婚房。

我對這裡充滿了嚮往。

「殷雷,桐桐找到了嗎?」剛進門,白景霜就衝上來抱住傅殷雷。

她穿着睡衣,明顯在這裡住了很長時間。

傅殷雷抱住白景霜,溫柔安撫。「不知道又耍什麼花招呢。」

我嘲諷的笑了一聲,左右看着房間的裝潢。

原來,這裡是他和白景霜的婚房。

他早就金屋藏嬌,和白景霜同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