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溫柔病嬌太子有病,我有葯 第4章_芙楓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小金溫馴地纏在她手腕上,然後湊到她的食指尖,尖利的蛇牙刺了進去,殷紅的血珠滲了出來。

二皇子詫異地瞪大眼睛,不自覺又後退幾步。

他現在信這是神醫了,真是非同凡響。

陸遇寧將指尖的血珠喂入謝昶宸的蒼白薄唇,明顯可以感覺到周圍的氣氛緊張起來。

其實她以往看診之時,甚少會讓人等待在側,不過這可是帝後的寶貝疙瘩,想來也不放心讓她單獨擺弄。

她破天荒地解釋一通,「放心,殿下無事。」

「神醫盡可按自己的想法來,不用在意旁的。」

皇后知道雲寧最擅長的就是用毒之術,且診療方法世俗罕見,但宸兒已到如此地步,唯有這最後一試。

陸遇寧抽出隨身攜帶的銀針,找准幾處穴位,穩穩紮了進去。

片刻後,她取出細長的銀針,「暫時可保殿下十日無虞,等會我寫張藥方,每日辰時和戌時泡葯浴半個時辰,後續逐漸延長時間……」

二皇子愣愣地問道,「……就這麼簡單?」

陸遇寧輕笑一聲,「當然不是,殿下中毒日久,血液中毒素堆積,身體虛弱不堪,須得緩緩醫治,若要完全康復,最快也要一年。」

皇后含淚道,「雲神醫,如果真能救宸兒一命,你就是本宮和陛下的恩人,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提出來。」

國師曾說宸兒難活過二十五歲,沒曾想還未及冠就已病入膏肓。

幸好,幸好……只是兩年而已。

「娘娘言重了,當初您有恩於師母,如今只是代師還恩,在下一介江湖游醫,倒無甚所求。」

陸遇寧將蛇隨便塞回懷裡,正打算說什麼,就察覺到身側有道灼熱的目光。

眾人順着她的視線看過去,頓時驚喜交加,「宸兒醒了?!」

「皇兄!」

此時,所有人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不愧是神醫。

外間等待的眾太醫既詫異又羞愧,她進去才小半個時辰,卻抵過他們數月的努力。

幾人還來不及上前,謝昶宸就自己坐了起來,他的目光柔和繾綣又夾雜着無法言說的疼惜。

「阿寧,你怎的如此狼狽,冷不冷?」

說著,他就張開手臂,溫柔地將陸遇寧整個抱進懷裡,絲毫不顧她周身的狼狽情狀。

看到此情景,二皇子登時踉蹌一下,錦樂公主震驚地嘴唇微張,眾太醫以及隨侍宮女不約而同地倒抽一口冷氣,連隱處的暗衛都差點腳滑摔倒。

皇兄這是在幹嘛?!

殿下這……!

唯一知道些許內情的嚴總管差點哀嚎起來,哎喲我的主子,您現在可不是在夢中啊,如此行為,這,這……

活了大半輩子,頭一次被男子這樣輕薄,陸遇寧表情空白了一瞬。

她略有些僵硬地側過腦袋,看向「登徒子」的父母。

這就是傳說中潔身自好、不近女色的太子殿下?

昭錦帝和皇后也是少有的失態,宸兒將滿二十,可因為病體虛弱,未知人事,連身邊服侍之人都少有女子,現在這種超出身份的冒犯行為更是從未有過。

為何他如此自然地喚出神醫的名字,還如此親昵,仿若有情人一般?

難道是舊相識?

可看神醫的神色,又不像……

陸遇寧挑了挑眉,「陛下,娘娘,在下此次只負責治好殿下的病,可並不包括……」

她看了看某個已經重新昏迷過去之人,意有所指。

如果是其他人,早就被陸遇寧一腳踹了出去,然後斷其命根,但這是大乾的儲君,那些法子肯定不適用。

她深吸一口氣,暗暗將某些蠢蠢欲動的生物塞了回去。

才救回來,別等下被毒死了。

帝後這才回過神來,皇后上前將抱得極緊的謝昶宸分開,語帶歉意。

「神醫,真是抱歉,宸兒……素來不是這樣的,本宮代他向你致歉。」

又沒缺胳膊少腿,況且這「登徒子」還長得俊美絕倫,陸遇寧自覺沒有吃虧,於是十分坦然地接受了當朝最尊貴皇后的道歉。

「無妨,想是殿下還未恢復清醒,認錯了人。」

皇后道,「既然宸兒已然蘇醒,目前應當無礙,神醫還是先去梳洗片刻,以防身體不適。」

陸遇寧看了眼被自己身上泥污弄髒的太子,移開視線,隨即點頭。

「也好,多謝娘娘。」

……

太子府佔地廣闊,陸遇寧梳洗之際,眾人也並未離開。

中途昭錦帝因公事離開,皇后與錦樂公主端坐在正殿,二皇子謝玉煊則悄咪咪地湊近。

「母后您說,皇兄是不是認識神醫啊,剛剛皇兄突然抱那一下,我都看傻了。」

這個問題鄺婉清也在思索,她美眸輕飄飄地掃過小兒子,淡淡道,「你什麼時候不傻了。」

謝玉煊癟癟嘴,「母后,不帶這樣貶低人的,太傅都說兒臣最近很是進益,沒有以往那麼廢了。」

鄺婉清輕輕戳了戳他的額頭,「傻小子,都怪我和你父皇平常對你過於鬆懈,等你皇兄好了,讓他親自教你。」

「啊……不要吧,皇兄好嚴格的。」

謝玉煊登時垮了下來,平常太傅耳提面命也就罷了,但是皇兄平素都很溫和,唯獨對他的課業要求嚴苛。

上次抽查,也就錯了幾個字,他手都抄軟了。

如果親自監督,那還了得!

錦樂公主謝雲蘅輕笑一聲,「誰讓你自個兒不用心的,皇兄三歲能作詩,七歲筆走游龍,十五歲時在千乘戰役中大敗蠻夷,可不會背個書都磕磕巴巴。」

謝玉煊道,「比起背書,我覺得上戰場更有意思,以後皇兄坐朝堂,我就當他的利刃,掃清邊境蠻夷!」

鄺婉清嘆了口氣,之前宸兒因為自己病重,還提議過退下儲君之位,改為培養煊兒。

可她這個小兒子,着實不算是個讀書的料,還不如蘅兒呢。

幸而現在有神醫相助,宸兒康復有望,她和陛下也算是鬆了口氣。

三人說話間,外間傳來幾聲腳步聲,「神醫,請這邊來。」

「好。」

片刻後,翠玉領着陸遇寧進入正殿,俯身行禮,「娘娘,已為神醫梳洗完畢。」

鄺婉清抬眼看過去,又是一愣,而謝玉煊失神間,手中的茶盞骨碌碌滾落在地毯上,水灑了一地還渾然不覺。

這還是剛才的「乞丐」神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