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神:源初的歸宿第2章 初臨提瓦特在線免費閱讀

原神:源初的歸宿第 3章 夢中在線免費閱讀

提瓦特大陸,璃月鏡內希洐憑空出現在荻花洲。

希洐看了看四周確定自己已經到目的地以後鬆了口氣「還好還好不像其他人都是從天而降的,至少還沒那麼顯眼。」

「起源給我解了第一層封印,恢復的記憶也有一部分跟力量有關,那麼力量也應該可以使用一部分了吧。」

希洐試着使用時空的力量,一陣暖流流入雙眼,明顯的感覺到雙眼發生了一點變化。

看着遠處水面上飄着的箱子意識里想讓箱子來到自己旁邊,銀光閃過,下一刻箱子就出現在面前。

感覺到並沒有消耗多少力量「嘿嘿,真好用啊,而且提瓦特的元素力也可以使用。」

希洐看看穿着「還是起源給我的那套衣服啊。」

希洐打開那個箱子,偌大的箱子裏面只有1000摩拉「望舒客棧的清炒蝦仁都要5000啊。」

希洐走到河邊看着自己的倒影,還是那身水墨色的長袍,太久沒修理的頭髮已經長到腰間,只不過有部分末梢一部分已經變白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力量漸漸回來的緣故,不過那雙眼睛才是重點。

希洐的左眼中出現了一個漩渦正在緩緩流轉,右眼則是一個時鐘的指針,也在隨着時間的流逝跳動。

「在使用能力的時候就會變成這樣啊。」

忽然,他看到在對岸來回遊走的丘丘人「對啊,丘丘人應該會有一點摩拉吧,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寶箱。」

希洐左眼一絲光芒閃過,下一刻便來到對岸看着那三個丘丘人,取下脖子上玄道笛,隨着希洐的意念,下一刻玄道笛便變成了2.5米長的碎綠色的長棍。

「ya!」丘丘人反應很快,前面兩隻拿着木棒的丘丘揮舞着木棒就沖向希洐,後面拿着弓弩的丘丘人同時也在裝上弩箭。

看着沖向自己的丘丘人,希洐雙手持棍,一個橫掃就將沖向前的兩丘丘人打的化作黑煙。

隨後左眼一閃出現在距離丘丘人還有三米的距離,奮力劈向丘丘人,下一刻丘丘人便化作黑煙,棍梢也隨着強大的力量砸在地面上,「哄」的一聲,地面龜裂開來。

希洐看着手中玄道笛變成的棍子「挺趁手,以後就叫玄道棍吧,不過力量稍微用大了點,以後還是輕點好了。」

希洐又看了看光禿禿的地面「嘖,丘丘人不應該會掉摩拉嗎,看來還是找個解密得了,或者…那丘丘人營地應該會有箱子吧。」

下一刻希洐出現在荻花洲的丘丘人營地附近「果然在丘丘人的屋子裡有箱子,不過我記得這個營地裏面的不是珍貴的寶箱嗎,怎麼只是個普通的。」

希洐也沒管那麼多,衝進丘丘人營地三下五除二解決了營地里的丘丘人和一個丘丘人暴徒後來到木屋裡,打開箱子後發現裏面竟然有將近5萬摩拉,而且裏面還有五個岩之印。

「岩之印?玩遊戲的時候沒啥感覺,這麼一看貌似真挺好看的。」希洐擺弄着比摩拉稍微大點的岩之印。

看着處在西面的太陽「不管了,至少現在有點摩拉了,去望舒客棧住個房吧。」

想着,希洐向著望舒客棧走去,本來是想直接瞬移過去,雖然不會消耗太多力量不過多走走總是好的。

走了大概十分鐘終於來到望舒客棧旁「這才是最真實的距離啊,擱游戲裏面一分鐘不到就到地方了,這麼一看這棵樹是真的大啊,得有千年了吧。」

希洐乘坐電梯來到上面,找到櫃檯的菲爾戈黛特「老闆娘,住房。」

菲爾戈黛特微笑着「一晚一萬摩拉,飯錢另算。」

希洐點點頭「那杏仁豆腐,松茸釀肉卷,還有摩拉肉。」

「好的,一共一萬abc八百四十五摩拉。」

希洐拿出剛開出來的摩拉點清楚以後放在櫃檯上。

菲爾戈黛特收好摩拉「你的房間在樓上,不過頂樓請不要隨意上去,飯一會兒就送到。」

希洐來到房間坐在窗前「頂樓,魈嗎?要不去看看?」

思索片刻「算了,暫時先不去了,等在璃月安頓下再去吧,魈的業障,凈神曲說不定會有點用。」

……

「我為什麼不晚上吹呢?」希洐摸了摸脖子上的玄道笛,吹個笛子又不一定要當著別人的面吹吧。

希洐靠在椅子上回想今天發生的一切「起源,終焉,混沌,創世,生死,秩序…第一層封印能回憶起來的只有名字和力量嗎。」

希洐長呼一口氣,思緒不知飄到哪裡了,連言笑什麼時候把飯菜送來都不知道。

言笑呢,在將飯菜送來的時候叫喚希洐好幾次,希洐還是跟死人一樣,索性就把飯菜放桌上了。

過了許久,希洐回過神來「哦?飯已經上來嗎?」

希洐看了眼漸漸落下的太陽,落日的餘暉灑在大地上,給璃月大地穿上一層金色衣裳。

在品嘗了花了將近4000摩拉買的飯菜以後坐在窗台上,拿出玄道笛,便吹了起來。

笛聲從希洐的房間穿出,清亮悠遠,洗盡塵俗,曲調如松濤陣陣,萬壑風生,聽到笛聲的人都一陣輕鬆,彷彿一天的勞累都在那一刻消失了。

站在樓頂的魈在聽到笛聲不由一愣,他明顯感覺到體內的業障竟被壓制了,甚至變弱了一點。

魈想了想,隨後便消失在原地,不出意外應該是去找家長了。

凈神曲吹奏了將近十分鐘,待曲停的一刻希洐長呼出一口氣,同時他發現自己的力量竟然沒了將近一半。

希洐倒吸一口涼氣「這玩意挺好用,就是有點費啊,不過用安神曲應該可以當個群控用用吧。」

試想還沒開打一個曲子直接給對面弄睡著了,這還有懸念嗎?

「也不知道對魈有沒有用,應該是有用吧,我記得起源說過對邪祟致命的。」

「不管了,睡覺吧,明天和老闆娘買點乾糧步行去璃月吧,順道欣賞璃月旅途的風景。」

希洐躺在床上,看着木質的天花板沒過多久就沉沉睡去了。